谢风华_彭纯

借“市值管理”名义,行操纵股价之实。

文 / 巴九灵

昨天,A股又大跌,初入股场的年轻人终于慢慢感受到了镰刀慢割的痛感。但有的投资者其实更冤,他们被某些上市公司刻意散布的好消息或者美化的财报诱导,自己以为是捡到宝,实际上是入了套。这种手法,业里又称“抬轿子”。抬完轿子树倒猢狲散,只剩账户里的一地鸡毛,损失惨重不说,还非常难索赔。

但3月1日那天,事情有了变化。

一位股民告上市公司操控股价,并获得了民事赔偿。媒体称,这是自1999年《证券法》实施以来,全国操纵市场民事赔偿案件中,第一单投资者胜诉的判决。

这家涉案公司名叫恒康医疗,而在背后帮它操纵股价的人,就是“黄浦江之狼”谢风华。

谢风华

01

2011年5月,国际刑警组织通缉的名单上出现一个中国男人的名字:谢风华。罪行类别:欺诈;通缉令发布单位:上海市公安局。

一颗大雷在中国投行圈引爆。

谢风华生于1971年,祖籍福建。他履历光鲜,是北大的金融硕士,还拿到中欧国际工商学院EMBA学位。自1994年开始从事投行工作,他先是在美资机构中国办事处任职,接着又在国信证券、中信证券等券商机构工作。他参与过厦门等多个IPO项目,还出版了《市值管理》《中国证券发行制度与市场研究》《保荐上市》等专业书籍。

他最耀眼的称呼是“国内首批注册保荐代表人”,其主要工作是向监管部门做担保,推荐企业上市。因涉嫌内幕交易,后潜逃,他上了红色通缉令。于是他便创造了两个纪录:中国首个参与内幕交易的保荐代表人,中国第一个逃跑的保荐代表人。

有媒体报道称,跟他一起逃跑的,还有他的妻子,安雪梅。

谢风华、安雪梅夫妇

安雪梅也是个投行牛人。她1976年生于江苏无锡,南京大学毕业,1997年加入华泰证券后成为投行部执行董事,她也在2004年成为首批注册的保荐代表人,参与过华西村、宁沪高速等多家公司的IPO。

02

出逃的起因,要从谢风华担任国信证券投资银行事业部副总裁之时讲起。

那时,谢风华正负责ST兴业与厦门大洲重组。在公告尚未披露前,他就将内幕消息透露给至爱亲朋,包括他的妻子安雪梅,让他们去买卖ST兴业的股票。他还在自己的电脑上,用堂弟的股票账户买卖相关股票。

图源:新浪财经

从媒体披露的情况看,安雪梅借谢风华负责的多个并购项目牟利。

2010年3月,监管部门对他进行调查。

在提取谢风华银行账户、电脑硬盘、通话记录等信息后,调查人员发现了谢风华给移民中介机构支付注册费用的记录,准备限制他出境。预感大事不妙,谢风华以休假为借口,赶忙转道香港去了新西兰。

当通缉令发出后,承受巨大压力的谢风华夫妇选择回国自首。

2012年1月,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对这对涉嫌内幕交易的投行夫妻开庭宣判。

谢风华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罚金人民币800万元;安雪梅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罚金人民币190万元,并追缴谢风华、安雪梅违法所得共计人民币767.65万元。

03

但接下来事情的走向,跟“痛改前非”完全不沾边。

2012年5月,由谢风华、安雪梅作为实际控制人的蝶彩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注册成立。

他因擅长围猎并购重组概念股而闻名A股市场,其发起的知名而又引起猜疑的一次战斗是:

2013年4月1日,蝶彩资产推出蝶彩1号,并在18个交易日完成对江苏宏宝的建仓。而不久之后,江苏宏宝即宣布停牌重组。2013年8月9日,江苏宏宝复牌后连拉12个涨停板。蝶彩资产收益不菲。

蝶彩公司的地址在黄浦江东边,浦东新区。而当时在黄浦江西边,一家名叫上海泽熙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投资机构也正在A股市场翻云覆雨,其老板就是人称“宁波涨停板敢死队”总舵主、私募一哥、为人低调的徐翔。

徐翔

徐翔后来因为涉嫌操纵证券市场、内幕交易罪而被判刑5年,被处罚金110亿。

谢风华与徐翔,这两只都生于1970年代的黄浦江之狼,一个在黄浦江西边,一个在黄浦江东边。论体量与能量,徐翔这匹狼胜出。但谢风华这匹狼胜在别处:上过红色通缉令,又回国自首,在中国资本市场上有此经历的,少之又少,更关键的是,即便他曾被判缓刑,却依然在证券市场犯法。

事发于2013年,当时恒康医疗的控股股东,前甘肃首富阙文彬跟谢风华在上海见面。

阙文彬

阙文彬说:希望高价减持恒康医疗股票。

谢风华说:通过市值管理的方式提高恒康医疗价值,抬升股价,可以实现高价减持套现的目的。

随后,谢风华所在的蝶彩资产与阙文彬等各方签订《研究顾问协议》,协议上说,蝶彩资产作为研究顾问机构为阙文彬先生提供减持策略报告和操作方案,而研究顾问费是这么计算的:

按减持成交金额的12.5%计提。

而谢风华提供的市值管理的方法有几个。

建议恒康医疗加快战略转型;建议采取收购医院、安排行业研究员调研、安排财经公关和证券媒体采访等方式改善恒康医疗资本市场形象,这个方案,用大白话说就是请媒体做广告以及正面报道;建议恒康医疗加强信息披露,及时披露那些对股价有提升的项目。

这位在证券市场摸爬滚打20多年的投行大神,已经摸到了一种暴富但又在《刑法》边缘疯狂试探的危险路径:信息即金钱,打一场信息的宣传战斗,通过操控消息内容、节奏、密度,抬升股价,趁机捞钱。

当年他犯的内幕交易罪,也是信息战的一种,不过它太危险,如今,他想到了具体的实操方法。

2013年6月,恒康医疗连续披露了三条利好消息。

第一条,收购蓬溪医院、资阳医院和德阳医院三家医院。但是经证监会调查,恒康医疗的收购,并没有完整披露相关的补偿协议、补偿支付条件以及金额。比如说,向收购项目的介绍人支付3000万元补偿款并没有写在公告里。

图源:东方财富网

光拣好消息说,股民的乐观预期被强行拔高,股价涨一波。

第二条,公司全资子公司上海独一味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和美国Apexigen公司等协作研发完成了“DYW101”(人源化兔单克隆抗体)项目第一阶段研究。但调查显示,子公司独一味并不具备产品研发的能力,只是挂名的名义参与方。

它夸大了自身的研发能力,股价涨一波。

第三条,宣布独一味牙膏研制完毕。但调查显示,这款牙膏的研发工作,在2011年就已经完成。公告宣称的研发时间与实际研发时间差了2年。

从2013年5月9日到7月3日期间,恒康医疗的股价累计上涨24.86%。而同期中小板综指累计下跌1.24%,偏离26.10个百分点;同期深证医药行业指数累计下跌1.91%,偏离26.77个百分点。

阙文彬在7月初,连续两天共减持恒康医疗2200万股,获利51621068元。阙文彬按照约定,向谢风华的蝶彩资产支付研究顾问费4858万元。

2017年,证监会开出行政处罚决定书,对谢风华等人的行为认定是:

借“市值管理”名义,行操纵股价之实。

证监会的处罚结果是,没收蝶彩资产违法所得4858万元,并处以9716万元罚款;对谢风华给予警告,并处以60万元罚款;同时,对谢风华采取终身证券市场禁入措施。

图源: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

从中国裁判文书网的消息来看,这些年谢风华一直不服气。

他通过行政诉讼的手段,将证监会告上了法庭,请求撤销对其的行政处罚。其主要理由是,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适用法律和事实依据错误;违反法定程序,滥用推定原则。

因上演扇贝逃跑连续剧,而被罚证券市场终身禁入的獐子岛原董事长吴厚刚,在2020年末起诉证监会时也用了类似的理由。

但从随后的判决结果来看,谢风华没有如愿。今年1月8日公开的行政裁定书【(2020)最高法行申1314号】显示,谢风华已经撤回了再审申请。

不过裁定书显示,他还换了个名字,由谢风华,改为谢家荣。“风华”是个好名字,“家荣”也是个好名字。

图源:中国裁判文书网

04

谢风华的名字最近一次出现在媒体上,是在2021年的3月1日。

谢风华以及他参与操纵股价的恒康医疗,因涉嫌操纵市场,被一个股民起诉。2019年12月,这位股民,作为原告,获得民事赔偿。

赔偿金额:5632元。

因被告上诉,又到了二审。二审的结果最近公布:驳回一审被告上诉请求,维持原判。

有媒体评论称:

这是1999年《证券法》颁布以来,全国操纵市场民事赔偿案件中第一单投资者胜诉的判决,实现了操纵市场民事赔偿实务领域“零的突破”,投资者保护法律实践和理论研究开启新的里程。

作者 | 马泪泪 | 当值编辑 | 张文龙

责任编辑 | 何梦飞 | 主编 | 郑媛眉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