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瀛洲_宣德大王孙瀛洲

众所周知,故宫珍宝连城,却并非只来自历代帝王的积年体己,相当一部分来自各大收藏家的无私捐献,可谓是彪炳史册,功在千秋。

除去大伙耳熟能详的张伯驹所捐陆机《平复帖》,李白《上阳台贴》,等等,还有以下这些。

清乾隆御制掐丝 珐琅冰箱

陆仪女士捐赠

越王者旨於赐剑

郑振铎捐赠

臣辰父乙卣

章乃器捐赠

像这样的还有很多,故宫博物院景仁宫内,有一块镌刻着历年捐赠者名牌的“景仁榜”,

张伯驹、马衡、郑振铎、章乃器等大家都名列其间,一笔笔动辄数以千计的捐赠,使得故宫博物院的馆藏更加丰富多采,灿烂辉煌。

故宫景仁榜

而其中有一位捐赠者,本就是故宫的工作人员,他对瓷器研究有着极身的造诣,

被称为“宣德之王”,传说只用手摸便可鉴别各类瓷器,他将毕生近三千件藏品捐献给故宫,却晚景凄凉,郁郁而终。

这是一个耐人寻味的故事。

景仁榜"捐献者名录

“只要你们看上的东西随便拿”

——古陶瓷鉴定专家孙瀛洲

这一句豪言壮语,这样”一锅端“的磅礴捐献气势,来自著名古陶瓷鉴定专家,故宫博物院顾问,第四届全国政协委员,孙瀛洲。

孙瀛洲

1893 - 1966

孙瀛洲,

1893年出生于河北冀县一个贫苦的家庭。

1900年到北京“同春永”古玩铺做学徒,

后又到“聚宝斋”、“铭记古玩铺”任职。

他聪明好学,积累了丰富的文物基础知识。

1923年,他在北京东四南大街

创办了自己的古玩铺“敦华斋”,

因研究深入,经营有方,

成为北京著名的古董商和鉴定家。

他在古玩行里摸爬滚打,边干边学,

练就一双火眼金睛。

明永乐 青花缠枝花菊瓣纹碗

故宫博物院

孙瀛洲 捐献

其高超的文物鉴定水平,

为同行所称道。

据说,他对历代陶瓷了如指掌,

先于他人准确鉴别宋代五大名窑瓷器,

以及元代至明代永乐、宣德、成化、弘治等瓷器。

有个故事,说:

故宫博物院工作期间,有一次孙先生让人们把宋代官窑、哥窑、汝窑瓷器及一些明清的仿品放在一起,他背过身,人们打乱摆放次序,他闭上眼,转过身,用手摸,一一准确地说出了各自的名称。例如,对宋代官、哥窑瓷器之鉴定,他仅用手指捏瓷器的圈足就可判定窑别,令人钦佩,而且对成化斗彩瓷器的鉴定也具有独到的见解。

理所当然,

浸淫文物行业的孙先生也酷爱收藏,

像那个年代其他好古成痴的大家一样,

他自己克勤克俭,

却对喜爱的文物一掷千金。

他平日一身素衣,

一日三餐也是极其简单。

为了收购绝世珍品成化斗彩三秋杯,

孙瀛洲当年豪掷40根金条。

旧北平古玩商会会长要高价收买,

他不为所动,坚决拒绝。

成化斗彩三秋杯

现藏故宫博物院

孙瀛洲捐献的这对三秋杯,

民间曾为该文物估价,

至少值10亿美元。

这对人间至宝,后来去了哪里呢?

1956年,

孙瀛洲先生陆续向故宫博物院

捐赠了3000余件文物,

对其2000多件均为陶瓷,

从晋、唐、宋、元时期各名窑

,到明、清时期各朝景德镇御窑瓷器,

自成体系,几乎无所不包,

一些传世稀少的文物,

更显弥足珍贵。

其中国家一级文物多达25件,

就包括这对成化斗彩三秋杯。

当时,他的弟子,

当时的故宫博物院研究员李炳辉,

去孙先生家里清点,

登记所捐献的文物,

孙先生说:

“只要你们看上的东西随便拿,越多越好,剩下来的破烂我留着。”

这句话,穿越时空,

成为振聋发聩的历史回声。

鲜红釉盘 明宣德

孙瀛洲捐献

故宫博物院单霁翔院长说:

“在众多捐赠者当中,孙瀛洲先生所捐赠的文物无论从数量还是质量上都首屈一指,对故宫博物院藏品的充实,起到了重要作用。”

从那之后,

孙瀛洲也被聘为故宫博物院的顾问,

后担任第四届全国政协委员。

他到故宫博物院工作后,

面对数以万计的陶瓷藏品,

竭尽全力施展自己的才能。

他带领着工作人员,

对故宫所藏的陶瓷进行了重新鉴定,

并协助故宫为国家

抢救性收购了大批的文物珍品,

他还曾帮助国内的一些博物馆鉴定古陶瓷等。

孙瀛洲先生在故宫工作时的工作证

同时著书立说,桃李遍天下,

古玩鉴定界的泰斗耿宝昌先生,

也是他的得意门生。

《孙瀛洲 陶瓷研究与鉴定》

孙瀛洲先生著

上世纪50年代末,孙瀛洲先生与故宫博物院的同事们在中和殿旁合影,前排左起为胡友昌,李辉柄,前排右一为叶佩兰,后排左起以此为耿宝昌、刘伯昆、陈宝铎、冯光铭、梁匡忠,后排右起依次为王莉英、徐静修、孙瀛洲。

然而,好人总是命运多舛,

历史波诡云谲,须臾间平地起风云,

1966年5月,文化大革命在全国展开,

孙灜洲被定为“走资派”,

未能熬过这一关,

同年9月,一代宗师,含冤而去。

有人说,如此爱国,

克尽自身,未免迂腐;

有人说,好人不得好报,

未知九泉之下,是否悔不当初?

而孙先生后人却说:

“如果当年不是捐赠国家,

这些宝物在‘文革’一定会遭受厄运。“

也许,这才是老人家真正的心声。

在这些真正的大藏家眼里,

文物并不意味着财富,

而是事业和信仰。

我们普通人很难理解,

这种以命相搏,飞蛾扑火的爱。

在孙瀛洲张伯驹们的眼里,

对于真正的心头所好,

不是占有,

而是不惜一切代价保其周全。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