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学兰_罗崇敏

撰文|高语阳

云南省城投集团再落一人。

2月18日,云南城投集团有限公司党委原副书记、纪委原书记李建美接受审查调查。

李建美2005年5月至2018年1月担任云南城投纪委书记。2018年1月退休,至今已经3年多。

2019年11月11日起,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连续三天通报云南城投集团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问题,集团多位领导被点名。在第二天通报发布5小时后,云南城投集团原党委书记、董事长许雷被双开。

担任纪委书记近13年

李建美1957年12月出生,早期在云南财贸学院、云南省开发投资有限公司工作。

2005年5月,李建美入职云南城投,担任纪委书记、工会主席等职务,直到2018年1月退休,她在纪委书记岗位上工作了近13年。

云南城投集团是云南省国资委监管的省属大型企业。2019年8月下旬,云南省委第七巡视组对城投集团开展巡视时,发现该集团存在严重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问题。

同年11月,云南连续三天通报城投集团,分别是“部分领导干部违规乘坐飞机头等舱、动车一等座问题”“集团本部及下属企业违规购买酒、茶等问题”“集团下属企业违规发放奖金、超标准使用办公用房问题”。

其中,城投集团原党委书记、董事长许雷被通报2015年至2019年违规乘坐飞机头等舱222次,超标金额286294元。

集团党委副书记、副董事长、总裁杨涛,集团党委副书记、工会主席冯学兰,集团党委委员、副总裁蔡嘉明、杨晓轩、梁兴超等十多名集团领导均被点名。

“一把手”阻拦纪委办案

云南城投集团出现这些问题,集团纪委在其中是如何发挥作用的?

中国纪检监察报在2019年12月的一篇文章中提到,自2005年组建以来,云南城投集团并不是没有问题,但很多问题都因许雷的一句“算了吧”而不了了之。

在许雷的干预下,集团纪委的工作受到阻碍。城投集团新任纪委书记周云辉曾表示,在履职过程中,受到了阻力和干扰,甚至是来自一把手的直接干预。

据报道,城投集团某二级公司纪委书记接到群众反映后,到兰州某分公司开展调查。调查组刚返回,许雷就以调研为由,特意飞到兰州“了解”此事。回来后他单独找到周云辉:“你们这个纪委书记能力太差,要调整,不能让他在这个公司了。”

之后,集团纪委对另一家二级公司的某中层干部问题线索进行初核,不仅发现私设“小金库”问题属实,还发现涉嫌受贿行为。许雷私下找到周云辉,直言:“能不处理,就不处理了。”

不过,由于违纪违法事实证据确凿,集团纪委还是将该中层干部相关问题移送昆明市纪委监委,最终该干部被开除党籍、解除劳动合同。自2005年组建以来,城投集团多年来没有自办案件,这是集团第一起自办案件。

如今,已经退休3年的原纪委书记李建美落马,新的追责或已启动。

董事长被指攀附白恩培

作为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许雷的落马备受关注。

许雷1966年10月出生,2009年7月开始担任城投集团“一把手”。

2019年5月,许雷主动投案接受调查。同年11月12日,许雷被双开,通报中说他履行主体责任不力,甚至利用职权徇私干预正常的纪检监察工作,威胁纪检干部,严重污染城投集团政治生态;极度奢靡,肆无忌惮追求享乐,腐化堕落,道德败坏,追求庸俗、低级趣味,大搞权色、钱色交易。

值得一说的是,许雷的通报中说他千方百计攀附领导干部及其家属。

观海解局注意到,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曾披露,许雷是通过攀附于云南省委原书记白恩培解决了正厅。

他在落马后曾说:“走这条政治攀附路是一条邪路,不管以后你升到多高的位置,总有一天你会出事,就是爬得再高,也会掉下来。”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