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江南_黄江玫瑰园到广州南发车时间表

厚朴错过格力,让外界意外。

神秘的厚朴基金成立十二年,没有官方网站,没有对外联系方式,但关于其创始人、中国第一代本土银行投资家方风雷“呼风唤雨”的江湖传说从来不少。

方风雷的父亲本姓李,革命时期做地下工作,为了隐藏身份改名换姓,一直沿用到解放后。动乱年代被批斗,其他兄弟都改回李姓换了名字,唯有方风雷保留了自己的姓名。

它取自龚自珍诗句“九州生气恃风雷”,也是“五洲震荡风雷激”的风雷,前加一个“方”字,颇有“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的意味。

担大任要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方风雷16岁被下放到内蒙古插队劳动,后入伍当兵、进厂做工。直到高考恢复,他才迎来人生转机,1978年考入中山大学中文系。

新时代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方风雷上大学时辅修了经济学,毕业后被分配到外经贸部。此时他已经30岁,有一种时不我待的紧迫感。

曾任河南省委书记办公室副主任的王忠林写文章回述,1983年,方风雷跟随外经贸部纪检委办案组到河南外贸系统调查。

一年下来,他没调查到什么,却看到了体制僵化。不过,彼时中原大省改革热情高涨,正在广开言路、广征良才。善于思考的方风雷被省领导看中,留了下来。

这一年,河南还邀请莫干山会议的青年经济学家组建“河南经济咨询团”。顾问团往往是老领导、老年人组成,咨询团则表示向敢说敢干的年轻人请教。

河南省不仅向青年经济学家们咨询,还给了他们实职。朱嘉明是河南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副主任,主任是省长。黄江南担任对外经贸委员会副主任。

这开创先河之举,一方有魄力,愿提供试验田;一方有激情,渴望大干一场,双方一拍即合,1985年就结出五大硕果,方风雷组建的中原国际贸易公司就是其一。

朱嘉明、黄江南与翁永曦、后来令贪官胆战心惊的王书记当时被称为“改革四君子”。1979年,四人一起熬了数夜,写成预测经济将出现衰退的报告。

报告上传到中央后得到重视,他们成为给领导汇报的最年轻学者。正是这一经历,让王从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实习研究员转到了经济领域。

“四君子”还是1984年莫干山会议的主要推动者。会议期间,百余名青年经济学家不眠不休,围绕城市经济体制改革若干专题不停地讨论、争论,导致会议结束时大半人病倒了。

这次会议使得一批青年经济学家脱颖而出,也吸引了各方前来招贤。

在激情燃烧的岁月,方风雷也不甘落后。河南建业董事长、与他共事过的胡葆森接受《中国企业家》采访时描述他:“一个不安分的人,具有巨大的创新动力和创新能量。”

此前,外贸是中央绝对控制领域,但方风雷却提出河南设立自己的贸易公司,从国家统管中走出来。胡葆森将他的想法写成申请报告,交到了黄江南手上。

黄江南此时正想着如何打开外贸体制改革的突破口,因此对这一大胆建议绝对支持。他积极向上推荐、力排众议,使得中原国贸得以诞生。

正是因为有了中原国贸,使得1985年以前引进外资只有500万元的河南,到了1988年已达到2亿,外贸增长在全国排名第二,仅次于广东。

1988年,方风雷又一手促成了中原国贸与河南国际信托等三家公司合并,成立中原集团。他还参与了中国首个期货交易所郑州商品交易所的方案设计和早期筹备。

交集越来越多,让方风雷和黄江南、朱嘉明成为莫逆之交。此后,他们相继离开政界,但是彼此的默默支持和思想滋养则是源源不断。

这一段岁月,方风雷热血沸腾,上下求索。他应该没想过日后会弃政从商,成为“造雨人”,只是尽情享受这种亢奋,肆意挥洒激情。

点击阅读全文没有官网,没有对外联系方式,专干大买卖,他是中国最隐匿的资本人

低调,并不代表缺位。

在关键领域总能看见厚朴的身影。例如,去年他们与中投、淡马锡、芯片巨头Arm等公司共同创立厚安创新基金,接手软银出售的Arm中国51%股权。

厚朴投资总额已超过140亿美元,近些年已经多元化,不再限于国企国资。例如:他们投过小米、蘑菇街、商汤科技等。

在海航危机中,厚朴成为“拯救者”。通过它的牵线搭桥,万科接手了海航旗下至少9处地产项目。

万科与厚朴也渊源颇深,方风雷和王石都是“嵩山会”会员,这是胡葆森发起的豫商组织。厚朴还帮助万科在2017年成为亚洲最大物流设施提供商和服务商普洛斯的第一大股东。

普洛斯私有化是CEO梅志明发起的一次变相MBO(管理层收购)。在方风雷的操盘下,最终由万科、厚朴、高瓴、中银、普洛斯管理层组成的中国财团以116亿美元成功收购。

有了这个先例,最初厚朴和众多老朋友现身格力混改时,许多人猜测这将是普洛斯MBO的又一次重演。

不过根据混改方案,受让方必须是一致行动人,受同一控股股东或实控人控制。这唯一不二的选择,使得厚朴和高瓴从队友变成了对手。

相比高瓴的长线投资,厚朴以往更擅长解决难题“扶上马”。对于已经在“马上”的格力来说,厚朴发挥优势的空间有限。

看大势、算大账的方风雷更在意的或许也不是结果,而是交易的示范作用和影响。

行走江湖三十余年,方风雷已经打造了一张可以纵横捭阖的投资网,可以操作高难度又复杂的大交易,不过它只围绕着一个中心点编织:中国。

“我们这一代人对于国家、社会、发展、历史、政治这些大的命题普遍感兴趣。某种意义上讲,是国家命运的跌宕导致你不得不去关心这些问题。”他的弟弟、大江投资董事长李风说。

方风雷把自己的实践形容为“高位蓄水”:学习先进者,同时把握和参与中国体制改革。

《一代宗师》里,宫二父亲、八卦掌掌门宫羽田说:“人活一辈子,能耐还在其次。有的成了面子,有的成了里子,都是时势使然。”

虽然世人把方风雷看作是“呼风唤雨的大神”,但他始终把自己当做是改革开放中一枚有用的棋子。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