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治冰_夏治华

众泰汽车,进入了多事之秋。曾经的网红山寨车,如今走到了生死的边缘。

2021年3月8日,众泰汽车发布公告:其董事长金浙勇、董事及实控人应建仁、马德仁,全部辞去公司所有职务。

一次性三个最高领导全部辞职,众泰汽车上演了一幕高管大逃亡。

这意味着,众泰汽车的幕后老板,曾经的创始人——应建仁,正式从众泰汽车出局。

应建仁的建立起来的资本帝国,已经分崩离析。众泰汽车的二级子公司——众泰新能源,已正式宣告破产;应建仁的控股平台——铁牛集团,也资不抵债,已经宣告破产。

仅在4年之前,应建仁刚刚走上人生巅峰。那时,他的个人财富高达140亿元,位居胡润排行榜239名;他掌握的铁牛集团,旗下两家上市公司,还有多元化的房地产项目。

如今,铁牛集团及旗下的子公司崩盘,应建仁家族却早已套现离场,只剩下坚守的中小股东,成了最悲情的高位接盘侠。

应建仁如何起高楼?又如何楼塌了?如何把众泰汽车搞死?又是如何薅中小股东羊毛?

一、

1962年4月,应建仁在浙江金华的永康县出生。

永康县自古以来,就和金属冶炼结下了不解之缘。改革开放以来,永康县非公有制经济迅猛发展,五金行业自然成为了其支柱产业。

1992年,中国科技五金城在永康县开业,全国的经销商都汇聚于此。

也正是那一年,30岁的应建仁,东拼西凑了8万元,创办了永康市长城机械五金厂。

应建仁此前一直从事五金生意,通过自主创业,他进入了汽车零配件生意。

他的长城机械五金厂,正是生产汽车冲压件和模具的。

彼时,中国商品经济刚刚兴起,完全还处于一个卖方市场。

只要胆子足够大,开厂生产出来产品,就没有卖不出去的。

仅仅经过几年的打拼,应建仁就赚到了第一桶金。

1996年,34岁的应建仁将长城机械五金厂更名为铁牛集团,注册资本扩充到1亿元。

应建仁

当时注册公司资金需要实缴,如果应建仁确实缴纳了这么多注册资本,说明那个时候他已经是个亿万富翁了。

那个时候,国产车最出名的是昌河汽车。昌河汽车虽是国产车,但几乎所有的关键零配件,都是从日本进口而来。

作为其中一个小供应商,应建仁实在看不下去。其中的利润空间,也让应建仁垂涎三尺。

于是,应建仁花重金,请来专家进行研究。

终于在1999年,铁牛顶盖板面市,不但拿到了国家的重点新产品奖,更是获得了昌河汽车的大量订单。

在汽车配件行业浸淫多年之后,应建仁不再满足于只做汽车配件。

他萌生了一个更大的梦想——造车,而与造车的同时,应建仁下了一盘长达十几年的资本大棋。

二、

2003年,众泰控股集团正式成立,应建仁把曾在国企做高管的姐夫吴建中请来,做众泰控股的董事长。

吴建中站在台前,应建仁站在台后。

应建仁以个人身价控股众泰,而铁牛集团只是以一个小股东的身份出现。

当时,应建仁颇有眼光,让众泰控股集团控制两家全资子公司,其中众泰汽车制造公司主营传统汽车,众泰新能源汽车则主要生产新能源汽车。

众泰控股集团

那一年,应建仁从台湾,买回了丰田特锐的生产线。连同设备以及模具,还有一大批技术人员及管理人员,都被应建仁带回了永康。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应建仁开始了他在资本市场的首次表演。

2003年4月25日,应建仁通过铁牛集团和永康模具两家公司,受让了ST金马62%的股权。

金马股份是安徽黄山歙县财政局的一家国有企业,主要生产摩托车和汽车的仪表。

2000年上市之后,金马股份业绩变脸,业绩亏损之后,戴上ST的帽子。

为了不被退市,金马股份一直寻求重组的方案。

应建仁艺高人胆大,承接了金马集团2.9亿的债务,以及国企员工身价转移的费用,接盘了金马集团。

这是应建仁收购的第一家上市公司,它将会在13年后,大派用场。

众泰汽车并没有整车生产的许可证,但这并不是问题。

2006年初,众泰汽车借道成都新大地汽车公司,迂回实现了整车生产的愿望。

2006年1月10日,众泰的第一款车“众泰2008”正式面市。在吴建中的带领下,众泰汽车的造车速度,不可谓不快。

就在这个时候,应建仁又开始了他在资本市场的第二次表演。

2006年10月,安徽的另外一家上市国企——铜峰电子,在管理层收购(MBO)失败之后,控制股东铜峰集团一直在寻求战略投资者进行资产重组。

铜峰电子

应建仁以铁牛集团出资8000万元的代价,拿下了铜峰集团60%的股权,进而成为了上市公司铜锋电子的实控人。

至此,应建仁在A股市场上,通过强力的手腕,拿到了两个壳公司。

应建仁并没有操之过急,而是在资本市场蛰伏起来,耐心地等待一个点石成金的机会。

在此之前,应建仁还是把精力放在了修炼内功上,打造集团内部的产业。但一个庞大的资本棋局已经布好,应建仁就是那个高明的棋手。

三、

2008年,应建仁又成立一家房地产开发公司,是铁牛集团的一个子公司,名叫卓诚兆业。

这是继众泰汽车之后,应建仁倾力打造的一个多元化地产业务,主要是在永康、杭州和安徽铜陵开发一些房地产。

同样的,卓诚兆业将和众泰汽车一样,在8年之后,会在资本市场掀起一波风风浪。

也是在这一年,众泰汽车的董事长吴建中开始谋划上市,他的目标是2011年能够IPO,并且募集数十亿元资金。

为了达成这一目标,吴建中大力发展众泰汽车的经销商;然而,应建仁比他还要着急。

吴建中

为了扩大销量,2010年,一个奇葩的众泰直营体系应运而生。

直营店都是应建仁的永康老乡和亲友投资,可以直接向铁牛集团汇报,根本不受众泰的销售部门管理。

直营店能拿到更好的政策支持,让众泰汽车的经销商叫苦不迭。

如何平衡经销商和直营店的利益,成为了众泰汽车销售部门最头大的问题。

到了2011年,众泰汽车依然没有达到单独上市的体量。

为了迅速提升销量和利润,应建仁把比亚迪销售公司的总经理——夏治冰挖了过来,企图让他再造一个比亚迪的神话。

2012年,夏治冰成了众泰集团的总裁,新官上任第一把火,就是砍掉了不赚钱的车型和项目。

夏治冰

当夏治冰的第三把火,烧向众泰的直营体系时,家族企业的风格,开始让夏治冰水土不服。

夏治冰大刀阔斧的改革,并没有在短时间内带来销量的增长,触碰到原有利益集团时,反而伤害到了自己。

仅仅半年的时间,夏汉冰就黯然出走众泰。这在此时,应建仁的侄子金浙勇接替了他的位置。

当时,国内的汽车品牌,掀起了一股山寨之风,在外观设计方面,模仿国外知名汽车的设计。

本身开发设计能力比较弱的众泰,冲到了最前面,模仿山寨能力体现出一流水平。当然,众泰内部并不认为这是山寨能力,而是逆向设计开发能力。

众泰T600抄袭大众和奥迪,SR7模仿奥迪Q3,SR9模仿保时捷,既被一车友鄙视和调侃,又被一些没钱但迷恋豪车外观的车友追捧。

保时泰

这些车型的成功,给众泰带来了一波销量的增长。

与此同时,应建仁早期布局的新能源汽车,随着国家启动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也有这个时候,到了收获的季节。

2014年,众泰汽车营收达到了66亿元,净利润有1.81亿元;2015年,众泰汽车的营收翻倍,达到了137.45亿,净利润增长到了9.09亿元。

数字看起来非常亮眼,但难掩其背后的危机。

这两年,众泰汽车获得的新能源补贴,分别高达4.43亿和11.41亿元。

如果把政府补贴去掉,这两年众泰汽车都是亏损的。

这样的业绩成色,要单独IPO是不可能,这辈子都不可能的了;显然,应建仁失去了耐心,他布了十几年的资本棋局,终于要迎来高潮了。

四、

2015年9月29日,应建仁终于扣动了扳机,他掌控的铜锋电子和金马股份,突然在同一天停牌。

2016年,应建仁祭出了两个大手笔。

2016年1月13日,铜峰电子的重组预案出炉,作价45.3亿元,收购铁牛集团旗下的卓诚兆业100%的股权,并非公开募集资金不超过20亿元。

当时,卓诚兆业的总资产评估为43.32亿,收购价45.3亿,看起来溢价率并不高。

但是,在并购消息公布之前,卓诚兆业以18.8亿元突击购买的6块土地,加价12.67亿元,评估价成了31.55亿。

表面看起来良心收购,背地里却藏着一把大镰刀,不得不佩服应建仁的手段高明。

众泰汽车这一边,应建仁的镰刀手则更加耀眼。

应建仁干的第一件事,就是让众泰集团的董事长,也就是姐夫吴建中淡出了众泰。取而代之的,是更为贴心的舅侄金浙勇。

金浙勇

随后,3月27日,金马股份发布公告,作价116亿元,通过发行股份和支付现金的方式,收购金浙勇和铁牛集团等股东所持有众泰汽车100%的股权。

当时,金马股份的市值只有32.74亿,一下要收购116亿的众泰汽车,无异于蛇吞大象。

而众泰汽车的净资产只有22亿元,溢价429%收购,也引起了巨大的争议。

按照收购方案,金马股份要给金浙勇支付20亿现金,同时金浙勇也成为金马股份的大股东。

这个完美的借壳方案,不仅套现出了20亿的现金,又可以将虚增的商誉,变成实打实的上市公司股份,可谓是一石二鸟。

金浙勇是应建仁的一致行动人,收购方案就是从左手倒到右手,还从上市公司套出了现金,简直就是天才设计。

让应建仁始料未及的是,这个完美收购方案,撞到了证监会“史上最严借壳新规”的枪口上。

但应建仁没有就此罢休,马上想到一个新的方案,以此规避借壳。

先是铁牛集团以60亿的价格,收购了金浙勇等人手上的股份,让铁牛集团坐上了众泰集团大股东的宝座。

然后仍然以116亿元的估值,将众泰集团装入上市公司,由于铁牛集团本身就是金马股份的控制股东。交易完成之后,控制股东并不发生变化,就不构成借壳,自然就不受借壳新规约束。

这个新方案的高明之处,不仅绕过了监管约束,还让金浙勇套现了50亿的现金,比之前的收购方案,还多30亿元。

众泰集团注入上市公司之后,金马股份更名为众泰汽车,随着新能源汽车概念大火,再加入116亿资产的注入,众泰汽车的市值飙升到了290亿元。

金马股份更名众泰汽车

2017年,应建仁走上了人生的巅峰,个人财富达到了140亿元,位列胡润排行榜239位。

但应建仁并非没有代价,为了众泰汽车,他不得不放弃当时祭出的另外一笔收购案;铜峰电子收购卓诚兆业的方案,最后不了了之。

大笔套现之后,应建仁似乎还不满足。

2018年3月,铁牛集团以1.1亿元的价格,拍下了永康市的一块土地。3个月之后,这块地就以2.7亿元的价格,转卖给了众泰汽车。

左手往右手一倒,应建仁就从上市公司薅走了1.6亿。

当时,这个方案为了获得证监会有条件通过,铁牛集团做出了利润补足承诺。

2016年、2017年和2018年三年,众泰汽车要完成12.1亿、14.1亿和16.1亿的对赌利润,如果没有达到,铁牛集团要用众泰汽车的股份,如数补足。

这基本算得上铁牛集团自杀式的对赌,也成为其倒下的第一张多米诺骨牌。

五、

2017年,众泰汽车的净利润13.4亿元,差了7000万利润,铁牛集团用1000万股众泰汽车的股份补偿。

2018年,众泰汽车非但没有盈利,还亏损了4.19亿元。与利润承诺相比差了20亿元,铁牛集团应当赔偿4.68亿股。

说白了,这些赔偿的股票,都是通过虚增的商誉获得的,即便赔出去,依然是稳赚的。

但应建仁可没这么干,他精准踩点,提前将铁牛集团持有的众泰汽车80%的股份,拿去质押了。

这就导致剩下的股份不够赔偿,这事就一直耽搁了没有执行,相当于一直赖着。

被众泰汽车对赌压着喘不气来的铁牛集团,其实早已千疮百孔,没有造血的业务支持其运营。

2020年,众泰汽车几乎雪崩,新能源补贴断粮,没有国六标准的车满足市场,铁牛集团也因此拖累,陷入了欠薪和欠债的风波。

8月份,铁牛集团就严重资不抵债,进入了破产重整的程序。

市场传出此负面消息时,铁牛集团还死不承认,进行了强力辟谣。

然而,仅仅4个月之后,也就是2020年12月,法院就裁定:铁牛集团严重资不抵债,而且没有持续经营能力,失去了挽救的可能性,终止铁牛集团重整的程序,正式宣告破产。

所有债务一笔购销,欠上市公司的那20亿对赌利润,全部给赖掉了。

应建仁多年布下的资本棋局全部崩盘,铁牛集团破产,意味着他要从上市公司铜峰电子和众泰汽车出局。

于是,就出现了文章开头那一幕:众泰汽车董事长金浙勇和实际控制人应建仁,辞去所有职务,上演了清仓式大逃亡。

这是应建仁苦心经营的一盘大棋,其实,没有人比他更了解铁牛集团和众泰汽车的情况。

或许,他早就已经料到会有今日,于是在资本市场上狂飙猛进。

他将铁牛集团缺乏流动性的资产,通过高溢价注入上市公司,进行了资产的套现。为了达到目的,让铁牛集团做出不了可能实现的对赌利润;众泰汽车的雪崩,加速了铁牛集团崩盘的速度;但应建仁通过高超的财技,以及强大的收割手腕,榨干了众泰汽车的最后一滴血。

一言以蔽之:铁牛跌倒,建仁吃饱。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