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静波_浙江龙盛阮兴祥简历

6月9日、10日,浙江闰土股份有限公司相继发布了2020年度分红派息实施公告及补充公告,向全体股东每10股派现金3.5元(含税)。

不经历风雨,怎能见彩虹。7年前父亲办公室坠楼身亡,女承父志,结婚、接班,上虞80后海归女阮静波是如何将染料巨头闰土股份带出坎坷迷途?

上虞80后海归女将染料巨头带出了坎坷迷途

闰土股份董事长阮静波(左4)

公司做到一定规模后,哪个老板不想基业长青,筑造百年基业?老辈人常说:“富过三代,方知吃穿。”传承是需要时间积淀的,不是轻而易举,难免会磕磕碰碰的,关键是你如何逾越那一道道坎坷不平。

浙江绍兴上虞的道墟小镇,是鲁迅笔下闰土的故乡,也是盛产亿万富豪的地方,也是闻名中外的染料之都,这里密密麻麻分布了好几家上市公司,研究家族企业传承案例,可多从此地入手。

2014年9月,在闰土故乡土生土长的企业家、前闰土股份董事长阮加根意外坠楼身亡,迄今快满七年了。彼时,阮加根的大女儿阮静波还没结婚,小女儿阮靖淅还在国外读书,这家绍兴知名染料巨头面临的空前压力和巨大挑战是可想而知的。

时光易失,指缝太宽,好几年过去了,闰土股份走出了坎坷之路,龙头企业优势获得了业界赞赏,企业竞争力持续提高。

想当年,父亲意外身故,现任闰土股份董事长的阮静波虽在公司上班,只不过是父亲身边的董事长助理而已,被仓促“扶上马”,她年仅27岁,还没结婚,如何将父亲留下的基业带出动荡期,充满太多未知数。

闰土股份董事长阮静波(左)、总经理徐万福(右)

截止于6月10日早盘,闰土股份股价为9.69元/股,总市值为111.4亿元。与A股市场那些千亿市场股票相比,公司股票及市值多年来变动不是特别大,可谓“波澜不惊”。闰土股份虽是全球大型染料生产基地之一、全国民营企业500强,浙江省百强企业,但基于行业特性,也很难获得市场炒作空间。

闰土股份是2010年7月在深交所主板上市,从今年一季报数据来看,可归纳为二个字:稳健。一季度营收14.17亿元,同比增长23.92%;净利润1.76亿元,同比下滑23.40%。几个关键核心指标中,当季毛利率为27.45%,净利率为12.10%,加权资产收益率ROE为1.92%,负债率为14.32%。

闰土股份,属于基础化工行业,其成长空间及获利一定程度受制于下游行业景气。上月13日,在2021年浙江辖区上市公司投资者网上集体接待日,闰土股份总经理徐万福也透露公司产能:公司染料年总产能近 21万吨,其中分散染料产能11万吨,活性染料产能8万吨,其他染料产能近2万吨。

总体来看,闰土股份要获得更好成长,一方面要寻求发展新动能,在完善产业链布局时,加快数字化、智能化改造提升及技术创新。而另一方面,闰土股份产能扩张时,在开源节流,降低运行成本基础上,更重要的是如何推进循环经济、清洁生产和节能减排,走生态发展之路。而这些问题,有待于女掌门人阮静波和她带领下的闰土人持续增进,开拓进取。

董事长坠楼、结婚、接棒,仓促上马的80后女董事长成长记

闰土股份创始人阮加根

2014年9月一天晚上,原闰土股份董事长、创始人阮加根被发现坠亡在办公场所闰土大厦西北角的四楼裙楼平台,后被发现送医抢救无效死亡。有关他坠楼身故的原因,坊间有抑郁、公司接班人问题等多种传闻,时任公司董秘回应称“一场意外”。

次日,闰土股份紧急停牌,阮加根当时没有留下一封遗书,死前阮加根曾对人说起“精神压力太大”,后来公司在公告中提及他生前患有抑郁症。隶属南方出版传媒有限公司的《时代周报》在报道称:“阮加根当晚曾接到一个神秘电话,并曾在办公室喝酒,其自杀或出于某种不可言说的压力。”

《时代周报》透露,阮加根自杀前的9月19-24日,曾连续减持闰土股份3600万股,套现6.66亿元。如此巨额套现,可能与在宁夏投资染料中间体有关。

阮加根为人低调、乐善好施,口碑很不错!不过,染料是个特殊化工行业,环保始终是个大问题。《时代周报》报道称,阮加根在道墟镇的百姓里也有怨言,被称为“对上虞经济有功,对环境污染有罪”之人,闰土股份曾因环保问题发生过群体事件。也正是这个原因,阮加根产生“挪窝”念头,比如转向苏北等地区发展。

另外,该报报道时也说,2014年年初,地处江苏省灌云县的全资子公司“和利瑞”,因被查出严重环境污染问题,包括公司法人代表在内的钱吉荣等5位高管被批捕,让掌门人阮加根承受的压力非常大。

阮加根为什么会意外身亡,《时代周报》仅是一家之言,与闰土股份通告中说的“阮加根生前有焦虑、抑郁倾向”有不少出入。作为绍兴知名企业家、国内染料界风云人物、有成就的浙商代表人物,在事业如日中天时,阮加根意外离世,让人惋惜!企业家除了要关注公司治理、营商内外环境及市场变动,也要保持身心健康。

阮加根董事长铜像揭幕仪式

阮加根,生于1960年,浙江省上虞市道墟镇汇联村人。

阮加根与同在道墟镇另一家化工企业“浙江龙盛”创始人、原董事长阮水龙是同村人。上虞道墟小镇,涌现了龙盛、闰土等一批中国染料产业的领军企业。浙江龙盛原董事长阮水龙,被业内及当地乡亲称为“老龙王”,阮加根曾是染料界传奇人物、“老龙王”阮水龙的下属。

1979年,高中毕业的阮加根进入浙江龙盛的前身——上虞县纺织印染助剂厂,后来升任副厂长,厂长就是浙江龙盛创始人阮水龙。1986年,突然离开助剂厂的阮加根,自立门户,到行将倒闭的杜浦乡化学浆材涂料厂担任厂长。

1987年7月,阮加根组建上虞县染化助剂厂,与他的老上司、也可以说是“老师傅”阮水龙“分庭抗礼”,且彼此行业间竞争关系一直延续到今天。

1996年4月企业改制时,阮加根取用鲁迅笔下“闰土”名字,创办了浙江闰土化工集团,并于2004年完成股份制改造,于2010年7月成功登陆深交所主板上市。闰土股份和浙江龙盛两家公司,在道墟镇仅几分钟步程,同为染料行业龙头,也同样脱胎于乡镇企业。

闰土股份副董事长阮加春

闰土股份、浙江龙盛二位创办人阮加根、阮水龙,都姓阮。阮姓,是上虞道墟镇的第二大姓(章姓最多),道墟镇沽渚村委会办公楼,就是过去“越州阮氏宗祠”原址;《越州阮氏宗谱》族谱里有祖训写道:“孝父母;和兄弟;敬祖宗;教子孙;务职业;亲善良;慎言行;节衣食;睦邻友;戒争讼。”

道墟的染缸里,有古镇有韵味的文化沉淀,也有扯不清的恩恩怨怨。

2005年11月,面对全球头号染料企业德司达诉讼龙盛、闰土侵犯其专利ZL99104177.1时,阮加根和“老龙王”阮水龙成为一个战壕里战友,抵御外敌。2010年浙江龙盛收购了德司达后,盟友变成了“死对头”,龙盛告闰土侵权索赔1亿元,直到2013年1月,两家“握手言和”,龙盛就涉及闰土的专利诉讼撤诉。

道墟的染料业,也包括当地的轻纺、光伏、伞件、手套袜业、铜管、汽配等细分领域的“小巨人”,像阮水龙、阮加根等虞商代表人物,不少是洗脚上岸“泥腿子”,他们创业时在同一个领域“淘金”,既要顽强拼搏,在区域群体里协同互助,也必然会内部竞争。他们你带我创业,我也牵手你一起致富,最后裂变出一个又一个个富豪。

与许多知名绍兴企业一样,闰土股份也在公司集体企业私有化改制后,呈现了“家族化”特征。闰土股份的股价结构里,除了创办人阮加根及妻子张爱娟,阮加根胞弟、现任闰土股份副董事长阮加春,阮加根的小舅子张云达,还有阮氏家族的阮吉祥,以及阮加根二个女儿阮静波、阮靖淅等,都持有不同比例的股份。

也正因如此,当创始人阮加根意外离世后,有叔叔阮加春、舅舅张云达等家族成员鼎力相撑,现任董事长阮静波才能女承父志,在仓促接班后迅速稳住公司动荡期,逐步迈入正轨。

闰土董事长阮静波、茹恒结婚照(影像截图)

阮静波,生于1987年1月,毕业于浙江大学城市学院,后来赴英国南安普顿大学留学,曾是一个海归富家女。父亲阮加根2014年坠楼时,她芳龄27岁,还没出嫁成家,她的小妹阮靖淅那时也在国外读书。

没了顶梁柱的父亲,大厦将倾,身为长女,阮静波这个年仅27岁的未婚女青年人,临危受命,而且是一步到位、仓促之中被推上了上市公司闰土股份董事长,并成为彼时A股最年轻女董事长,她肩负的担子和压力之重,可想而知。

被“扶上马”之前,阮静波仅是在父亲阮加根身边历练的董事长助理。

2016年11月18日,闰土股份董事长阮静波结婚啦!她的夫君茹恒,当时是绍兴当地一个局处级干部,比阮静波大4岁。现今,茹恒已是闰土股份副总经理,夫妻俩携手同进,一起打拼。

闰土股份董事长阮静波

闰土股份,创始于1986年,已有35年历史,“百年闰土”已成为阮静波家族的愿景目标。

父亲离去,群龙无首,闰土股份董事会当年推举创办人阮加根“长公主”阮静波,出任董事长,成为二代接班人,自然有深层含义。

家族企业传承,不仅是家产继承代代相传,要逾越“富不过三代”,更重要的还是家族企业内部治理体系、企业家精神、企业文化的代代传递。

创办人阮加根这样一代创业者,自身在创业时已有很强的经营能力,也有企业管治的驾驭能力,大小事也可以自己做出决策及判断。而阮静波仓促接棒时,职务最多是董事长助理,算不上是公司主要高管,能力上有不足之处,历练时间自然也是不够,怎么办?

阮静波(中)

客观而言,当年闰土股份董事会推举阮静波为公司掌舵人,除了女承父业之外,也有平衡企业高管以及家族内部各种利益关系,以及应付公司投资经营方面各种挑战的意图。

闰土是家族创业的产物,选出接班人是首要任务,让创办人之爱女“当家”,自然是最理想的选择,可以平抑不同的声音、争议。后来,公司在闰土生态工业园科技大楼内,矗立起创始人阮加根董事长铜像,也是为了增强公司凝聚力,让新一代接班人敬承“百年闰土”遗志,初衷不负。

2016年9月,闰土股份举办了三十周年庆祝大会,董事长阮静波在致辞时,提出了“实业报国,励精图治,创新创业,建设百年闰土”企业奋斗目标。

我们知道,要实现基业长青,打造百年企业,传承一代创业精神、理念,是做好传承的重要环节。在几年来,在80后女董事长阮静波治理下,闰土股份无论是公司营收业绩,还是资金链及负债率管控,都较为稳健,守业有成。不过,基于化工产业特殊性,她也有另一个更大的挑战任务,那就是积极推动转型升级,持续提升环境质量。

本文内容为一波说原创内容

未经授权严禁任何形式的转载和摘录发送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