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察部长_检察长

李史/文

看过一部非常红火的电视《风筝》,里面提到一位“钱副部长”,在剧中,钱副部长是一位对敌斗争经验非常丰富的高级干部,她干革命,救同志,行事沉着冷静,原则性强但又不失灵活,虽然戏份不多,但仍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

历史上到底有没有这位“钱副部长”?从多方考证,这位“钱副部长”真有其人,而且不是副部长,而是一位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正职监察部部长,除此之外,还担任过中央纪委副书记,湖北省委代理书记,是真真切切的“湖北老省委书记”。

这位在中国革命史上描过浓重一笔的的巾帼英雄,是湖北省咸宁市咸安区温泉办事处肖桥村人。

钱瑛于1923年加入共产党,投入革命的洪流。她生下一个女儿后,为了不影响工作,将女儿送进了收养孤儿与遗婴的保育院,长期为党和人民舍生忘死地工作,后丈夫被国民党杀害,自己也九死一生。20多年后,钱瑛打听女儿消息,发现女儿早就夭折了。为表达对失去丈夫孩子的伤痛和深情怀念,她再没有涉足个人婚姻问题,也没有后代,一直随身带着丈夫的一块怀表。

在北京工作后,作为高级领导干部,钱瑛常说:“正人必先正己,己不正,怎能正人?共产党人就是要‘责己严’。”

有一次,她的亲姐姐从湖北省天门县来北京探望她,临走在去火车站的时候,司机刘志汉和当时在她身边工作的其他同志都说用专车送一趟,而钱瑛说什么也不同意,最后她亲自把她姐姐送上了公共汽车去赶火车。

钱瑛在中南局时,姨外甥童定一每个星期到她那里去一次。有一次已经是下午,钱瑛的母亲对童定一说:“你就坐四舅母的车走。”钱瑛连忙拿出3角钱给童定一,说:“这车是公家的,是给我办公事用的,你不能坐,你去坐客车。”

钱瑛以执纪严格闻名,铁面无情。即使对于身居高位的咸宁老乡黄永胜不但不抱团攀附,反而毫不客气。有次听说黄永胜家亲戚开烟馆,钱瑛乔装打扮,混入鸦片客间,找出证据,将黄永胜举报,让黄永胜受到口头批评处分。

钱瑛生性耿直,坚持原则,眼里进不得半点沙子,有句口头禅:“不怕鬼!”,在工作中一贯坚持真理,实事求是。

她在担任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副书记时,曾在广东省进行调查研究,发现该省对汉奸、豪绅、恶霸、反动分子等被清算对象采取了极左专政手段,打死人逼死人的现象时有发生,钱瑛将此事向毛主席汇报。

毛主席听后十分震惊,于1953年4月11日亲笔起草了中共中央通知,指示“让逃亡地主还乡,给地主以生活上的出路,并联络开明绅士参加某些工作”,从此,社会对地富反坏右“黑五类”的打击有所缓和,很大程度阻止了一些不必要悲剧的发生。

可以说,地主等富有阶层被打倒后,他和他们的后代没有遭到毁灭性打击,与这位咸宁的女中央纪委副书记、毛主席的身边好干部的保护,有着密切的关联。

在党的八大上,监察部部长钱瑛直言指出:“国家行政机构庞大、重叠,是官僚主义滋长的温床。”而国家监察机关也存在斗争勇气不足、原则性不强等问题(1956年9月30日人民日报)。1958年以后,中央监委对当时盛行的共产风、浮夸风、强迫命令、高征购等左的错误进行了坚决的抵制,派出干部深入基层考察。

1960年冬,钱瑛亲率工作组到甘肃,发现实际情况“同省委领导同志的介绍完全相反”,不是因为“群众思想有问题和坏人捣乱”,恰恰是领导干部浮夸虚报、强行征购过头粮,造成大量非正常死亡,急电中央。中央迅速调拨粮食赈济灾民,调整了领导班子。

钱瑛与党内纪律高度保持一致的言行,让她在享有了很高声望,得到了党内重要人士的赏识与信任。

王震为《忆钱瑛》一书作序,称钱瑛“对党忠诚,对同志热忱,而又嫉恶如仇”,“足以为共产党员、特别是年轻的共产党员的楷模”。在党内民主机制不够健全的年代,钱瑛的正直和刚烈,以坚韧不拔的毅力,努力纠正“左”的过失,给党内同志和党外人士带来了温暖,凸现了人格的雄奇豪迈。

这位因为执言保护了大量人才的女干部,64岁的时候,在“文化大革命”中被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以莫须有的罪名抓起来“隔离审查”,受到残酷的迫害。直到1973年病逝始终由人监守,连上厕所都不准关门,不准亲友探视。

李克农的女儿、日坛医院副院长李冰设法支开看守,轻声地说:“钱阿姨,多少同志在关心你,盼望你把病治好。”钱瑛用微弱的声音只说了四个字:“我朝前看。”

1973年7月26日,钱瑛因病含冤去世,终年70岁。据称,钱瑛离世身上带着丈夫遗留给她的那块怀表。1978年3月23日,经中央批准,为钱瑛同志举行了骨灰安放仪式,为她平反昭雪,并将其骨灰移至八宝山革命公墓。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