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ixing_瑞幸咖啡为什么还在卖

资本催熟的行业,总会留下这样或者那样的后遗症。

OFO失败以及摩拜被收购,让疯狂的资本吃了一记暗亏,共享模式变成了涨价模式后,资本催熟的模式就被证伪。

当时,瑞幸咖啡以一年上千家的开店速度席卷着南北,超越星巴克中国门店的数量,瑞幸咖啡只用了两年多的时间。

资本裹挟着企业,台前的创始人钱治亚一边给资本画着大饼,一边给媒体描述一个美好的未来。创立18个月飞速的IPO,陆正耀用资本的力量给资本上了深刻的一课。

因为年报审计的问题,瑞幸咖啡选择了“自爆”。

如果不能按时提交审计年报,那么瑞幸咖啡退市的几乎会板上钉钉,选择自曝则会,则可能会有一线生机。

诸多权衡之下,才有了后来的故事。

随着事件的一步步恶化与失控,陆正耀无往不利的模式将他自己逼到了墙角,由于商业主体都在国内,所以对于美国证监会,尽管被摘牌陆正耀还是有回旋的余地,只是苦了一众的中概股,陆正耀自己吃饭,却砸了别人的碗。

有时候世界的不公平就在于,对坏的事情过于容忍,而对于好的事情却没有任何的忍耐度。

该事件发生之后,因为内地瑞幸咖啡还在稳步地推进,商业的基本盘还在,所以为了不丧失对瑞幸咖啡的控制权,陆正耀就上演了一出又一出“宫斗”的戏码。

他本人今年已经三次被列为被执行人了,执行标的超过了34亿,但是这一切都没能阻挡陆正耀继续前进的步伐,近期市场还传出了陆正耀要继续孵化一个叫“小面日记”的餐饮项目。瑞幸咖啡的阴霾还未散去,陆正耀就想重新起航,如果他依旧用资本成功催熟商业,那么这就是资本市场的耻辱。

6月30日晚,瑞幸咖啡补发了2019年年度财务报告,并公布了最新门店业绩数据。根据财报数据显示,瑞幸咖啡2019年净收入为30.249亿元,同比增长259.8%;经营亏损为32.12亿元,同比扩大101%。

此外,瑞幸咖啡在声明中还表示,公司将尽快发布2020年年度财务报告,并逐渐恢复至正常财报披露进度。

数据还显示,截至2020年底,瑞幸门店总数近4800家,全年共上新77款现制饮品,现制饮品总销量超过3亿杯。

根据最新信息,截至今年6月底,瑞幸咖啡全国门店数已超过5200家,累计消费用户已突破7500万,数据新高,但单生椰系列单月销量就超过了1000万杯。

瑞幸咖啡曝出来的数据被大一部分媒体解读为利好,有些认为瑞幸咖啡离正常轨道越来越近,有些还对瑞幸咖啡再度重登资本市场,重获投资者信任有了一定的“憧憬”。

我认为,对于那些造假的企业就应该绝不姑息,只有将那些造假者一次罚到破产,让他们把牢底坐穿才能震慑更多想造假的企业。如果放任瑞幸咖啡重新上市,这是对资本市场的不尊重,也是对投资人的不尊重。

所以,坚决不能让瑞幸咖啡重回资本市场,破坏规则的人永远都要被挡在规则之外,这才是对于守规则的人的最好奖励。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