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文勇_徐树斌

在经历长达两年时间的扰攘后,曾经的中国移动互联网第一股凌动智行(原网秦)开始出现新转机。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获悉,凌动智行接管人郭力麟在网秦无限(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下称网秦无限)的银行账户解除行为保全后进行调查,发现账上超6亿资金已经被转走。

有前网秦员工向记者表示,他们早前收到了郭力麟的信件,称网秦无限在变更法定代表人后愿意尽快支付员工工资,但遭到前CEO许泽民所申请的行为保全和创始人之一史文勇转移公司资金资产的破坏与影响。“接管人、网秦无限公司及新委任的法定代表人对员工劳动纠纷没有任何责任和不当。网秦无限公司将努力尽快追回被史文勇等人转移和侵占的资产资金,努力尽快解决员工工资与离职补偿的全额支付。”

接管人郭力麟向记者确认了上述消息。他表示,网秦无限在海淀法院解除保全裁定后变更了在招商银行朝外大街支行、工体支行的法定代表人及公司预留印鉴,在今年6月打印对账单,发现自2019年6月5日至11月5日期间,,许泽民使用原法定代表人名章及公司的原预留印鉴制作的转账单证28份,转走公司共计约6.17亿元的全部存款。

但许泽民对这一说法予以否认。他向记者表示,自己已经离开凌动智行公司两年,也并未与郭力麟有任何官司纠纷。此外,他表示自己与史文勇已无联系。

作为此次漩涡中的重要人物,史文勇自去年出席了北京网秦天下科技有限公司的股东会后再未有露面,记者亦多次尝试联系史文勇本人但未果。不过,史文勇当年以小股东参与分拆的秀色直播,即思享无限(NASDAQ:SJ)却在今年上市——这和飞流公司原本属于凌动智行的资产,但史文勇与同方基金至今仍未支付17.7亿的收购款项。思享无限公司未有对此事进行正面回复,该公司市场部员工王敏慧向记者回复称,相关内容请参考SEC文件与公司IR网站。

行为保全期间

银行账户被转走6.17亿元存款

去年新京报曾对此事进行报道,当时许泽民要求法院对网秦无限的银行账户变更采取行为保全,导致郭力麟无法完成银行账户的接管。(详见《凌动智行未了局:林宇诉史文勇遭驳回,飞流公司被破产》)

而去年12月24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对许泽民的上诉做出二审判决,认定许泽民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即网秦无限对其除名属于公司的自治范畴,法院对此不持异议。

不过接管人仍未能顺利接管公司的银行账户。郭力麟表示,今年一月初网秦无限向海淀区人民法院提交书面的解除行为保全申请,海淀区人民法院做出解除行为保全裁定书的标注日期是2020年2月20日,但直至7月13日,海淀区人民法院向网秦无限和郭力麟送达解除行为保全裁定书。

更重要的是,在该银行账户被许泽民申请行为保全后,他在去年6月5日至11月5日期间28次转走银行内约合6.17亿元存款。这些资金被许泽民转移北京网秦移动科技有限公司在招商银行朝外大街支行的账户,然后再转移其他处。

而许泽民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对这一切予以否认,并表示自己两年前已经离开网秦。他强调自己并不认识郭力麟,也没有与他有官司纠纷,对于是否仍与史文勇有联系,他表示上一次联络发生在很久之前。

事实上,许泽民早已在2018年9月便宣布辞去凌动智行CEO和董事职务,但目前仍然是凌动智行多家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和董事,包括北京九天飞流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飞流公司)、青云无限(天津)创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等。根据企查查的关系图谱,许泽民与史文勇二人关系相当密切。

值得注意的是,去年7月22日,北京网秦天下科技有限公司(下称网秦天下)的2019年第一次临时股东会上,经股东投票表决后决定,由创始人林宇妻子郭凌云、郭力麟与周粤生组成新的公司董事,但史文勇并不承认这一决议,并向北京海淀区人民法院提出诉讼,要求法院确认这一决议无效,但今年7月遭到法院驳回。

记者获得的判决书显示,海淀法院认为郭凌云持有网秦天下52%的股权,在股东会上选举董事及监事行为并未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因此对史文勇的请求不予支持。

郭力麟向记者表示,尽管股东会通过了决议,但史文勇伪造了一份股东决议,并以此向工商部门对工商资料进行了变更,将网秦天下的法定代表人从许泽民变更为聂友弟。企查查上显示,聂友弟不仅是网秦天下的法定代表人和董事长,同时还是新疆网秦移动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凌动智行(北京)科技有限公司等多家网秦系公司的法定代表人。

“史文勇只能通过伪造文件来拖延法律的程序。”郭力麟说。

对于上述说法,记者多次尝试联系史文勇求证但未果,其电话一直处于关机状态。此外,有一直尝试联系史文勇的供应商向记者表示,由于无法联系上他本人,法院只能采取公告送达的方式予以通知。

17.7亿款项尚未支付

被转移资产竟已赴美上市

接管人除了面临与史文勇等人的法律纠纷外,同时承担着追讨凌动智行被转移资产的任务。去年新京报已经对此做出相关报道,在部分董事会成员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元心科技、秀色直播等凌动智行的重要资产被转移至不知名的第三方名下。

根据凌动智行的交易公告显示,2017年年底同方基金正式完成对公司旗下的飞流移动和秀色直播平台业务的收购,收购后同方基金持有飞流公司80%和思享时代(北京)科技有限公司(即思享无限)65%的股份,交易总金额39.7亿人民币。在这笔交易中,史文勇作为同方基金的代持人,并以小股东的角色参与其中。

不过实际上同方基金和史文勇一直未有全部支付上述款项。当年同方基金并非一次性支付,而是在2017年12月14日与凌动智行达成协议,同方基金向凌动智行提供一张年化利率8%、价值17.7亿元的优先票据,期限为12个月。然而这笔资金至今仍未向凌动智行兑付,反而上述资产从凌动智行旗下被转移。(详见《网秦退市程序已启动 资产转移谜团待解》)

郭力麟表示,股东代表组织LKMForward已掌握直接证据,证明史文勇当年借着同方基金的名义,实际上将这笔资产私吞,思享无限的董事长何晓武只是史文勇的代持者。

思享无限是国内的一家直播平台,旗下拥有秀色直播、乐嗨直播和嗨秀直播,今年5月与财富桥收购有限公司完成交易登陆纳斯达克。根据思享无限在SEC递交的文件显示,公司董事长何晓武、张余正和卢沛控制的LavacanoHoldingsLimited对思享无限持股66.97%,其中何晓武持有39.0625%。

公开资料显示,卢沛为秀色直播CTO,张余正为北京思享时光科技有限公司董事,他亦是深圳同方以衡私募股权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预计为同方基金代表。

当年同方基金收购秀色直播后尚未完成对凌动智行的的款项支付,如今却为何能成功上市?史文勇又是否为思享无限的背后股东?对此,记者联系了思享无限,该公司市场部员工王敏慧向记者邮件回复称,相关内容请参考SEC文件与公司IR网站。

根据思享无限早前公布的二季度业绩显示,公司该季度实现净营收为2.352亿元,同比增长8.9%。净利润为1.217亿元,同比增长282.2%。此外,思享无限还在8月以3亿元人民币的总对价收购海外直播产品Beelive的100%股权,其中现金对价为5000万元人民币,股份对价为2.5亿元人民币。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陆一夫 编辑 徐超 校对 刘军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