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的阿美利坚_阿美丽亚

第一支仪仗营

新中国成立后, 国际交往随之增多。用仪仗队迎送国际宾客, 是一种重要的外交礼仪。为了适应外交工作的需要, 解放军成立了仪仗队。早期的仪仗队只有一个排, 随着任务的增多, 来往客人的等级也越来越高, 仪仗队也由小到大, 逐步走向正规。到1953年6月, 正式成立了仪仗营。

仪仗营同共和国几乎是同时诞生的。1949年10月1日, 毛泽东主席在天安门城楼上庄严宣告:凡愿遵守平等、互利、互相尊重领土主权等项原则的任何外国政府, 我们均愿与之建立外交关系。

中国迎来的第一位外宾是苏联驻中国大使罗申。1949年10月16日, 罗申要正式向毛泽东递交国书, 中央确定用仪仗队和军乐队举行欢迎仪式。当时将组建仪仗队迎宾的任务交给了警卫营。警卫营接受任务后, 立即着手组建仪仗队, 决定编制放在警卫一连, 人员在全连范围内挑选。为了完成好第一次迎宾任务, 仪仗队一组建即开始突击训练。

在欢迎罗申大使时, 由于时间紧、任务急, 仪仗队来不及做礼服, 为了显示仪仗队威武雄壮, 首先决定仪仗队员服装暂着缴获的日军呢料军衣、马裤、马靴、钢盔, 手持上刺刀的日军三八式步枪。欢迎仪式是在中南海勤政殿进行的。当军乐队奏完两国国歌时, 大家按着队长洪亮的口令, 列队向客人行注目礼。队员们动作整齐, 精神饱满, 任务完成得十分顺利。对此, 各级首长和外交部的同志们都很满意。

随着我国的发展壮大和国际地位的不断提高, 同我国建交的国家日益增多, 对我国进行友好访问的外国领导人和外交使节越来越多。于是, 对执行国家礼仪任务的仪仗队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了。1952年9月28日, 蒙古人民共和国总理泽登巴尔率领政府代表团要来我国进行友好访问, 上级明确指示, 欢迎的气氛要热烈, 场面要隆重。为了做好迎宾的准备工作, 仪仗队事先进行了欢迎仪式的预演。由于队员个头不齐, 年龄差距较大, 身材不匀, 气质不高, 难以形成一个威严雄壮的整体, 不能很好地展示出我们的军威和国威。上级发现这个问题后, 不得不临时决定, 把这次迎接外宾的任务交给来京参加国庆受阅的长春第七步兵学校承担。由此, 上级感到组建一个正规、合格、随时能高标准完成国家迎接外宾任务的仪仗队势在必行、迫在眉睫。

于是, 1953年6月正式成立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独立仪仗营。仪仗营由公安警卫师警卫营和第2团3营抽编而成, 下辖4个连队。原警卫营1连和2连, 为仪仗营1连和2连;第2团3营的9连和10连, 为仪仗营的3连和4连。每个连队编制为178人。仪仗营归公安警卫师领导。

仪仗队的编制好定、服装好做、武器好换、任务好下, 而人员难选。为了祖国的荣誉, 仪仗队要塑造良好的中国军人的形象, 这就要求队员们要有良好的身体条件和军人素质, 一般要五官端正、体魄强健, 身高1.73米至1.77米。

队员条件确定之后, 紧接着在全师万名干部、战士中进行选拔, 同时还派人到一些兄弟单位进行挑选。为把条件好的干部、战士选入仪仗营, 师长刘辉山、政委张廷帧、参谋长古远兴分头下去, 逐个考核, 严格把关。往往选一名队员, 要经过反复对比衡量, 才能定下来。最难选的是营长。营长在举行迎宾礼仪时是现场唯一的指挥员。因此, 不但要有好的相貌和身材, 而且嗓音要洪亮、吐字要清楚、说话要流畅有力。师领导绞尽脑汁, 把所有的干部排队比较, 最后选定了王立堂任第一任营长, 翟白元任教导员, 韩俊章任副营长, 刘玉明任副教导员。

王立堂一到职, 仪仗营立即召开了成立大会。师首长到会祝贺并讲了话, 对大家提出了殷切的希望和要求。仪仗营的同志们采取各种形式表示一定不辜负领导的期望, 圆满完成党和人民交给的艰巨而光荣的任务。从此, 仪仗营诞生了。

仪仗营经过严格训练之后, 开始执行任务。1953年11月的一天, 外交部礼宾司打来电话说,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内阁首相金日成元帅率领政府代表团, 要来我国访问, 要做好迎宾准备。接到通知后, 从全营挑出100名在训练中成绩优秀的战士, 并选定了一名旗手、两名副旗手, 仪仗队队长由营长王立堂担任。12日下午, 奉命准时到北京站列队迎接。当金日成乘坐的专列一停, 周恩来总理便走上前去, 同下火车的金日成热情握手、亲切问候。接着, 隆重的欢迎仪式在悬挂中朝两国国旗的站台上举行。队长王立堂跑步向金日成报告, 金日成在周恩来的陪同下检阅了仪仗队。仪仗队整齐的队形、一致的动作、英勇的神态, 向贵宾和全世界展示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的风采, 顺利、圆满地完成了本次迎宾任务。

头几年迎接外国元首, 沿用的是陆军仪仗队, 到了1956年, 开始改用陆、海、空三军仪仗队。三军仪仗队由151人组成, 队长1名, 旗手1名, 副旗手2名, 队员147名。第一次改用三军仪仗队迎接的是印度尼西亚总统苏加诺。1956年9月30日, 苏加诺应毛泽东的邀请来我国访问。时值国庆节前夕, 北京披上了节日的盛装, 在交通要道竖起了高大的彩牌和标语塔, 上面写着“向苏加诺总统致敬”、“亚非和世界和平万岁”的巨幅标语, 给节日增加了欢乐的气氛。当时苏加诺乘坐的是一架银灰色的双引擎飞机, 毛泽东亲自到机场迎接。欢迎仪式开始后, 首先由军乐队奏印度尼西亚和中国国歌, 接着苏加诺由毛泽东陪同检阅了这支新组成的陆、海、空三军仪仗队, 然后一起乘一辆敞篷汽车前往住所。离京时, 苏加诺再次由毛泽东陪同, 在机场检阅了仪仗队。这次迎送外宾, 大家深深感受到祖国在发展、仪仗营在成长。

迎宾, 分为检阅式和分列式两种。在静止状态, 接受国宾检阅, 称检阅式;在行进间接受国宾检阅, 称为分列式。迎宾的规格, 根据国宾的身份而定。根据我外交部的要求, 不论国家大小, 不分社会制度, 不分与我国亲疏, 都一视同仁, 平等相待, 热情迎送。仪仗队员感受最深的是迎接锡兰 (今斯里兰卡) 总理班达拉奈克夫人。1962年12月31日, 班达拉奈克夫人应邀首次来我国访问。锡兰地处赤道附近, 终年如夏, 平均气温28摄氏度。这期间, 北京已进入严冬, 人们早已穿上厚厚实实的冬装。当时周恩来担心班达拉奈克夫人经受不了气候变化, 指示仪仗队礼仪要周到、动作要迅速, 尽量减少在机场的停留时间。按照周恩来的指示, 在班达拉奈克夫人刚走下飞机时, 执行队长王立堂就立即跑步报告, 接着走分列式请贵宾检阅。同志们精神饱满, 动作紧凑准确。从当时班达拉奈克夫人表情上看, 她理解了仪仗队员的心意, 非常高兴, 十分感动。

任何事情, 都会出现特殊情况, 仪仗营迎宾, 尽管事先做了充分准备工作, 但到时候也还会出现这样或那样的问题。仪仗队员不会忘记, 有一次在执行任务之前, 海军队的排长黄庆峰突然头晕, 当时没有预备人员顶替, 大家都非常着急。但冷静一想, 认为迎宾时间不长, 吃点止痛药片坚持一下就过去了。于是王立堂向在机场工作的友谊医院医生说明情况, 医生出乎意料的答复说:“不要着急, 用不着吃药, 迎宾之前给他半杯葡萄酒喝就行了。”王立堂反问道:“喝酒不就更头晕了?”医生说:“你不懂, 喝少量葡萄酒起镇静作用。”大家半信半疑, 临行前给黄庆峰喝了半杯葡萄酒, 没有想到, 还真管用, 黄庆峰的头不晕了, 顺利完成了任务。从此, 这事儿成了大家的趣谈。还有一次, 冬季迎接一位国宾, 机场地面上结了许多冰;在分列式行进中, 一个战士“扑通”一声滑倒了, 他身边的战士手疾眼快一把将他拉起, 继续正步向前行进。这情景被国宾和陪同国宾的周恩来看得一清二楚, 当时他们都笑了, 心里称赞战士们的机敏灵活。此事, 也使仪仗队员明白了一个道理, 发生意外问题是难免的, 但处理恰当会起到比正常还要好的效果。

每执行一次仪仗任务, 都要总结一次经验教训。因此, 全营干部战士的政治、军事素质不断提高, 完成任务一次比一次好。1959年9月, 越南胡志明主席前来参加我国国庆10周年庆祝活动。胡志明下飞机后, 在周恩来的陪同下检阅了仪仗队。当担任执行队长的刘玉明陪同胡志明走到排尾时, 胡志明停下脚步, 转身送给他一枚象征着中越两国友谊的纪念章。这枚纪念章的图案为交叉的中越两国国旗, 上面有镰刀斧头, 下面有“友谊”二字, 背面刻有“胡志明赠”等字样。胡志明是来我国访问次数最多的国家领导人之一, 他每次来, 仪仪仗队都要迎送, 他亲眼看到仪仗营成长。今天他赠送纪念章, 其用意也许是出于对队员的鼓励和赞赏吧!

第一支军乐团

1950年10月1日, 首都北京沉浸在节日的欢乐气氛中。刚满周岁的共和国, 举行盛大阅兵式和群众游行, 庆祝自己的生日。身材魁梧、神采奕奕的一代伟人毛泽东, 同其他的开国元勋们一起, 站在天安门城楼上, 检阅载歌载舞的游行队伍。“毛主席万岁!”“中国共产党万岁!”“中华人民共和国万岁!”的欢呼声一浪高过一浪。毛泽东频频向欢呼的游行群众招手, 不时高呼“人民万岁!”

游行队伍在欢快的军乐声中一队接着一队从天安门前通过, 最后通过天安门接受党和国家领导人检阅的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乐团。此时军乐团的乐手们已在广场上吹奏了几个小时, 但大家毫无倦意, 5000人组成的军乐方队, 踏着军乐的节拍豪情满怀地走过来了。他们用响亮的军乐声表达自己对领袖、对祖国的热爱之情, 宏亮的乐曲声在广场上空回荡着。毛泽东微笑着向英姿勃发的军乐健儿招着手, 并对着话筒发出一声洪钟般的呼声:“军乐团万岁!”顿时, 天安门城楼上响起了一片热烈的掌声。据当时担任联合军乐团总指挥的晨耕事后回忆, 由于乐手们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吹奏上, 加上巨大的声浪, 没有听清。当事后大家得知这一喜讯时, 个个欣喜若狂, 军乐团沸腾了。“毛主席高呼军乐团万岁了!”这一至高无尚的荣誉, 一直成为鼓舞军乐团的巨大精神力量, 以至于40多年后的今天, 军乐团的新一代谈起这段历史的时候, 心中依然充满着自豪感:“世界上让毛泽东喊万岁的文艺团体, 只有我们军乐团!”

毛泽东对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乐团确实有些厚爱。组建千人军乐团的决定, 就是毛泽东亲自做出的。就是在这次建国一周年的庆典上, 毛泽东对站在身边的阅兵总指挥、代总参谋长聂荣臻说:我们这么大的国家, 这么多的人口, 天安门广场又这么大, 成立一支千人军乐团才相称。聂荣臻受命后, 立即着手组建千人军乐团的筹备工作。参加开国大典后就调离军乐团的团长兼总指挥罗浪, 又奉命从上海军管会回到北京, 协助聂荣臻筹办组建军乐团的具体事宜。1951年国庆节前夕, 从全军各部队选调了1500名优秀的指挥、作曲和乐手, 经过短期集训, 成功地完成了国庆节的演奏任务, 为正式组建解放军军乐团打下了基础。

1952年7月10日, 经中央军委批准, 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乐团在北京东郊的马驹桥镇正式成立。这是继三军仪仗队 (当时的礼炮队是仪仗队的一部分) 之后, 中国人民解放军编制序列中的又一支司礼部队, 也是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军乐团之一。

日理万机的毛泽东始终没有减少对军乐团的关注。不论是在外交礼仪上, 还是在中南海伴舞时, 毛泽东总是微笑着向军乐团的同志招手致意, 就像见了老朋友一样。身为领袖的毛泽东, 如此重视军乐, 绝非仅仅出于个人兴趣。从他提议组建千人军乐团的动机可以看出, 他是把军乐团与国威、军威、和平、友谊联系在一起的。在1956年召开的全国文代会上, 毛泽东在谈到要坚持“洋为中用”的文艺方针时, 特意举了军乐团的例子。他说:“军乐团就很好嘛, 现在到车站搞欢迎, 就不用敲锣打鼓了。”

1972年2月, 美国总统尼克松的首次访华, 是中美关系史上的一件大事, 因而受到两国领导人的高度重视。周恩来对尼克松来访的接待工作, 做了精心周到的安排, 亲自选定了欢迎晚宴上演奏的美国乐曲, 并在百忙中到人民大会堂审听了军乐团的演奏。周恩来对乐手们说:“尼克松总统的音乐修养很高, 钢琴弹得很好, 你们一定要演奏好。”周恩来还告诉大家, 尼克松很重视这次访华, 已下令电视转播, 新闻报道作了精心的计划安排。对军乐团来说, 这无疑是一次意义非同寻常的外交司礼活动。

2月21日11时30分, 尼克松的“七六年精神号”座机, 平稳地降落在首都机场。当晚, 周恩来在人民大会堂宴会厅为尼克松举行欢迎宴会。两国领导人互致祝酒词之后, 觥筹交错中, 一曲优美的美国乐曲《美丽的阿美利坚》在大厅中响起, 尼克松和他的随行人员顿时睁大了眼睛。这些来自大洋彼岸的客人, 在异国他乡听到了如此熟悉的美国乐曲, 宾主之间的距离一下子缩短了。接着, 军乐团又为客人演奏了《火鸡在草堆里》和《牧场上的家》等有代表性的美国乐曲, 尼克松被深深打动了, 多次带头为军乐团鼓掌。原来, 这3支乐曲, 正是他在就职美国总统的仪式上指定乐队演奏的曲子。此时此地, 文化背景完全不同的中国艺术家把这几首乐曲演奏得如此完美, 风格把握得如此准确, 令尼克松大为吃惊。尼克松站起来, 提议大家为乐队出色的演奏举杯, 他显得有些激动地说:“我在外国从来没有听到过演奏得这么好的美国音乐。”中国军乐团演奏的这3首美国乐曲, 比茅台酒更让他陶醉, 以至4年之后, 已经离任的尼克松再度访华时, 仍念念不忘当时的情景。

在尼克松首次访华整整17年之后的1989年2月25日, 新上任的美国总统乔治·布什到中国访问。为了扩大这次访问的影响, 布什随机带来了自己的总统乐队。在欢迎仪式上, 当他听到中国军乐团演奏的美国国歌之后, 发出了同尼克松几乎相同的赞叹:“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乐团, 是我听到的演奏美国国歌最好的外国乐队。”

在中国长城饭店举行的答谢宴会上, 布什请中国军乐团再次演奏了美国国歌。这件本该由布什带来的美国乐团做的事, 布什却让中国军乐队做了, 这在外交礼仪上是少有的。

然而, 被中国“魔笛”陶醉的又何止这两位美国总统呢。

柬埔寨国家元首诺罗敦·西哈努克亲王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 也是军乐团迎送得最多的一位国宾, 西哈努克每次踏上中国的土地, 听到那熟悉的乐曲, 都有一种宾至如归的亲切感, 他不止一次地称中国是他的“第二故乡”。这位既是政治家又是艺术家的亲王, 怀着对中国人民的友好感情, 满怀深情地创作了一首名为《怀念中国》的歌曲, 而把西哈努克这首歌曲演奏得最为出色的, 就是中国军乐团。

那是1983年12月15日晚, 在国家主席李先念为西哈努克举行的欢迎宴会上, 军乐团演奏了西哈努克作词作曲的《怀念中国》, 那深情的旋律、娴熟的技巧, 把乐曲的内涵表现得淋漓尽致。西哈努克完全投入到乐曲的美妙境界中去了, 一曲终了, 才如梦初醒, 他双手合十, 连连向乐队致意, 然后举起酒杯来到乐队指挥面前, 激动地说:“你和你的乐队演奏得太出色了!把我创作歌曲时的内心情感完全表达出来了。”李先念对乐队指挥悄声说:“亲王动情了, 能不能把这支曲子再演奏一遍?”于是, 《怀念中国》的乐曲再次在宴会大厅响起, 西哈努克和夫人莫妮克公主不由自主地和着乐曲的旋律, 轻轻地击着掌, 宾主共同沉浸在中柬情谊的热烈气氛中。

西哈努克一直把中国军乐团视为自己的知音和配合默契的合作者, 每有新作问世, 都要先交给中国军乐团演奏。西哈努克70岁诞辰时, 特地邀请军乐团到他的住所作客, 演奏他的新作, 并向每位队员赠送了珍贵礼品。多年来, 军乐团演奏过的西哈努克创作的乐曲多达十几首, 在中柬两国的友好史上, 留下了一段段佳话。

奥地利素有“音乐王国”之称, 总统托马斯·克莱斯蒂尔来华访问时, 在江泽民主席举行的欢迎晚宴上, 听了军乐团演奏的《蓝色多瑙河》后, 激动地对江泽民说:“太好了, 太好了, 比我国的乐队演奏得还要出色!”江泽民请乐队把这支乐曲再演奏一遍, 两国领导人在优美的乐曲声中高兴地跳起舞来, 并在节目单上签名留念。

1988年2月29日, 来我国访问的赞比亚总统卡翁达在赞驻华使馆举行招待会。中国军乐团的精彩演奏使在场的所有非洲朋友激动不已, 乐曲一曲接一曲, 掌声经久不息。突然, 卡翁达站起身来到乐队指挥面前, 接过指挥棒, 提议乐队同他合作演奏一首赞比亚歌曲《我的祖国》。具有舞蹈天赋的非洲朋友们听到这熟悉优美的乐曲, 一个个情不自禁地手舞足蹈起来, 外交礼仪上的拘谨、矜持, 全被“魔笛”美妙的旋律冲掉了, 招待会变成了“狂欢节”。

建团以来, 军乐团圆满完成了4800多次外事司礼任务, 迎送过来自150多个国家的贵宾, 用音乐这种“无国际语言”在中国和世界之间架起了一座座友谊的桥梁。

第一支礼炮队

火炮是战争中杀伤力较大的武器, 礼炮则是和平的天使。在隆重欢迎国宾和盛大庆典仪式上鸣放礼炮, 是一项重要的礼仪活动。

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诞生, 是中华民族有史以来最伟大的事件, 也是人类历史上的一件大事, 自然应当隆重庆祝一下。毛泽东亲自提议, 第一届全国政治协商会议开幕和开国大典都要鸣放礼炮, 而且要鸣28响, 以示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为创建中华人民共和国走过的28年光辉历程。

当时, 解放战争还没有完全结束, 人民解放军中还没有一支专门的礼炮队, 鸣放礼炮的任务是由一支刚刚从战场上下来的英雄的炮兵部队担任的。政协会议开幕那天, 北平晴空万里, 一片蔚蓝。礼炮队早已在天安门广场南侧前门附近的城墙上就位, 108门山炮一字排开, 成35度角昂首向天。按要求, 28响礼炮要同国歌同起同落, 当时还没有电发火装置, 要靠手拉火使54门 (分两组交替鸣放) 礼炮同时响在一个点上, 谈何容易。为了放好这开天辟地的28响礼炮, 炮手们进行了近两个月的超出生理极限的强化训练, 一直练到万无一失为止。

庄严的时刻终于到了, “轰……轰……轰……”百炮齐鸣, 气壮山河!正在广播中收听实况的北京市民们犹如听到了滚滚而来的阵阵春雷。伴随着礼炮的轰鸣, 天空突然下起雨来, 那雨不大不小, 不紧不慢, 欢欢快快地洒下来, 顷刻间便把京城洗刷一新, 空气变得格外清新。礼炮声住, 那突然而至的雨也飘忽无踪了。“神了!这场雨不迟不早, 刚好下在政协开幕礼炮鸣响时, 真是天意啊!”那28声春雷和那场喜雨, 成了北京市民津津乐道的话题。

开国大典那天, 毛泽东在天安门城楼上向全世界庄严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成立了!”这时候, 伴随着雄壮的《义勇军进行曲》和冉冉升起的五星红旗, 惊天动地的28响礼炮再次鸣响。

1949年10月1日, 我国开国大典曾鸣放礼炮进行庆祝, 但在1964年4月以前的迎送国宾中则没有鸣放过礼炮。为了完善我国的外交礼仪和更好地迎送来访的国宾, 1963年6月, 上级决定仪仗营增建一个礼炮连。第69军第126团在国庆大典时曾多次执行过鸣放礼炮的任务, 这次组建从那里调来连长牛茂林和3名排长、24名炮手。7月31日, 仪仗营召开礼炮连成立大会, 师长曾绍东和副政治委员杜泽洲出席了大会, 并宣布8月1日为礼炮连的成立日。

人员有了, 就要配装备。那些在战争年代功绩卓著、早已退役的九四式山炮, 炮身短, 便于搬运, 声响也洪亮, 于是让它重新服役, 继续为共和国效力。为使礼炮发射时声音整齐, 特请军械部门组织专人对30门礼炮的发射装置进行了改进, 由手工拉发改成电钮操纵击发。指挥员一声令下, 炮手一按电钮, 多门礼炮可在同一时间内发出同一声响, 也可以有间隙一声一声的响, 根据需要而定。鸣放礼炮在奏宾主两国国歌时进行。鸣放礼炮要求非常严格, 每一声炮响都要有间歇。不管国歌演奏的时间长短, 必须做到歌起炮响、歌止炮停, 误差不得超过一秒钟。

礼炮队刚建不久, 用鸣放礼炮迎接的第一位国宾是苏丹武装部队最高委员会主席阿布德。1964年5月间, 阿布德要来我国作友好访问, 确定在欢迎仪式上鸣放礼炮。礼炮连接到通知后, 很快选出了优秀炮手组成礼炮队。他们根据军乐队提供的演奏苏丹、中国国歌所需时间, 精确计算了鸣放21响礼炮的间歇, 并命配属连队的三辆汽车, 提前将礼炮运往首都机场。5月16日下午6点, 阿布德乘坐的专机在首都机场着陆时, 仪仗队、军乐队、礼炮队早已做好了欢迎的准备工作。礼炮排成一字型, 炮口朝向一方。当军乐队奏苏丹、中国两国国歌时, 牛茂林沉着指挥, 炮手按间歇时间有节奏地随着国歌乐曲准确鸣放了21响礼炮。阿布德在国家主席刘少奇和总理周恩来的陪同下检阅了陆海空三军仪仗队。

1964年中, 先后用礼炮欢迎的国宾还有, 来自红海之滨的阿拉伯也门共和国总统萨拉勒, 及前来参加我国建国15周年庆祝典礼的柬埔寨国王西哈努克、刚果总统马桑巴代巴、马里总统凯塔, 以及进行国事访问的阿富汗国王查希尔。这一年, 是鸣放礼炮欢迎国宾最多的一年。

中国人民解放军礼炮连的建立, 标志着仪仗营朝着正规化建设迈进了一步。

来源:《档案记忆》2017年07期,作者叶介甫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