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含光伏发电存在的风险的词条

扫码手机浏览

【能源人都在看,点击右上角加'关注'】大数据显示,光伏企业整体实力在增长,但风险也在不断聚集。截止目前有46家光伏上市公司公布了2019年业绩快报/预告。这46家企业合计实现归母净利润93.12亿元-107.67亿元,约同比增长49.52%-72.88%。其中20家公司净利润在亿元以上。但其中仍有19家光伏公司净利润出现下降,15家公司出现亏损,合计亏损达6...

【能源人都在看,点击右上角加'关注'】

大数据显示 ,光伏企业整体实力在增长,但风险也在不断聚集。

截止目前有46家光伏上市公司公布了2019年业绩快报/预告 。这46家企业合计实现归母净利润93.12亿元-107.67亿元,约同比增长49.52%-72.88%。其中20家公司净利润在亿元以上。

但其中仍有19家光伏公司净利润出现下降 ,15家公司出现亏损 ,合计亏损达60-70.7亿元 。这些亏损的企业有的虽然并不在同一个光伏细分领域,但它们暴露出的问题或隐患却有相同之处,甚至可以说是当下大多光伏企业普遍存在的问题及风险 。黑鹰光伏将之归为八大风险:

过去的一年 ,政策变动、市场竞争加剧等因素导致了光伏全产业链产品价格的持续下滑,从目前的数据来看,中小光伏企业受到的冲击最为惨重 ,尤其是组件 、金刚线企业。

老牌组件制造商亿晶光电(预计2019年亏损2.1-2.7亿元)直言:光伏平价上网趋势导致组件产品销售价格持续下跌,同时受公司组件端产能制约,虽然2019年度出货量较去年增长30%以上 ,但主营业务毛利较上年仍有所下降。

亚玛顿(亏损0.97亿元)也公告称:受“531 光伏新政 ”的影响,组件产品价格大幅下降的同时毛利率也进一步下降,公司基于整体战略以及现金流考虑 ,减少了毛利率较低、收款期限长的组件销售订单,因此报告期组件产品销售量大幅下降,从而影响公司的销售收入以及经营业绩 。

组件营收在2-3亿元的中小组件制造商康跃科技(亏损6.48亿元)则表示:受美国光伏行业反倾销政策及行业竞争影响 ,公司营业收入和毛利率较上年同期均出现较大幅度下降。

金刚线制造商岱勒新材(亏损0.46亿元)、三超新材(同比下降73.93%)“因受市场竞争和下游市场需求的影响 ,太阳能硅切片线产品价格年内下降幅度较大,使得其销售毛利下降并影响年度经营业绩。”

一组数据显示,光伏三角债这座大山还在加速膨胀 。

据黑鹰光伏统计,截至2019年6月末79家光伏上市公司应收账款及票据规模合计达1840.72亿元 ,较同期增加了117.4亿元,增幅为6.82%。同期营业收入仅增长3.05%,净利润更是同比下降了14.03%(2019年末应收账款及票据规模是净利润的12.83倍)。光伏企业面临的风险及压力可想而知 。

数据显示 ,42家公司应收账款及票据规模在10亿元以上,特变电工 、正泰电器 、保利协鑫、隆基股份更是在100亿元以上。其中50家公司应收账款规模出现增长。

精功科技就表示,参股子公司四川欣蓝光电科技有限公司受光伏产业整体低迷、主要客户出现债务危机而回款困难等因素影响 ,公司对该项长期投资计提了长期股权投资减值准备2055万元 。

据黑鹰光伏统计,2019年1月至今,光伏企业至少公布了300个以上重大扩建工程 ,总投资额超4500亿元。仅2020年至今,就有17家光伏企业公布了26个新产能扩张投资方案,总投资达829.21亿元。

在这样的扩张浪潮下 ,光伏企业原有老旧产能竞争力将更一步下降 ,其价值也必然随之而降 。实际上,很多中小光伏企业近乎已经到了“不战则败”的生死时刻 。

这样企业就面临一个不可回避问题——老旧设备等固定资产减值(指资产的可收回金额低于其账面价值)。

比如亿晶光电就提到:公司硅棒 、硅片生产所在的常州生产基地面临着用电成本高、设备老旧等多重压力,经公司审慎选择 ,决定对部分运行能耗较高、物料损耗较高等设备不再使用并进行处置,经对此类设备进行减值测试,初步测算需计提固定资产减值准备约2.2亿元。

金刚线制造商岱勒新材也表示:2019年度光伏行业晶体硅切割市场格局出现逆转性变化,为适应市场变化,提升公司的市场竞争力和产品技术能力 ,对原有部分生产设备进行了技术升级改造,由此导致了部分设备的更新换代,公司相应计提了资产减值准备

据黑鹰光伏统计,截止2019年末,76家光伏上市公司固定资产规模达4628.64亿元 ,同比增加了420.16亿元,其中49家公司固定资产规模在10亿元以上,15家公司在100亿元以上 。其中又包含了多少老旧产能呢?

在过去的一年里 ,一些光伏企业动辄数十 、上百亿的投资布局,真是让人眼花缭乱。我们从中可以看出中国光伏有一群试图“穿越国界、穿透产业链 ”的梦想家,他们都试图加速做得更大做得更强 ,占据“第一 ”的位置。

最直接的问题是 ,那么多投资,钱从哪里来?

由于中国光伏企业崛起时间不算长,资本积累并不雄厚 ,这些企业若仅依靠自身显然难以实现更大的野心 。当下,融资难、融资贵等问题已成为光伏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面临最重要的生存难题。

据黑鹰光伏团队统计 ,截至6月末这72家光伏企业短期债务(指短期借款 、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规模合计达1777亿元,而它们同期拥有的货币资金储备为1351亿元,两者间存在着约426亿元的资金缺口。

笔者分析数据发现 ,高企的财务成本(费用)已经成为吞噬光伏企业利润最大的黑洞之一 。据黑鹰光伏统计,2019年上半年79家光伏上市公司支付的财务费用达113.61亿元,同比增长了19.51%;而同期光伏上市公司创造的净利润却同比下降了14.03%至143.47亿元。其中32家公司财务费用支出要高于同期创造的净利润规模。

在亏损及净利润下降的企业中 ,易事特、康跃科技、兆新股份都表示“融资成本增加导致企业财务费用增加较多”,而珈伟新能还表示“因银行抽贷导致现金流紧张,EPC业务接近停滞,报告期内EPC收入持续下降 。”

担保可以说是民营企业贷款等融资必不可少的重要手段之一。一家遭遇担保危机的企业老总对中国经济周刊解释说:“企业向银行贷款 ,可以采取抵押贷款的形式 ,但局限于抵押物(如土地 、设备等)的价值,贷款额度通常较小,难以满足企业的资金需求。如果有其他企业为它做担保 ,额度就会扩大,甚至超过抵押贷款额度的10倍以上 。通过担保,民营企业的贷款难度大大下降 ,而一旦企业无法偿还贷款,为其作保的企业就要履行代偿义务 。 ”

而光伏企业不断爆出的担保违约现象需引起我们的高度警惕。比如在2018年山东大海集团、顺风清洁能源、航天机电都因所担保企业或宣布破产 、或债务逾期等情况,承担了数千万 ,乃至数亿元的偿付责任。

2019年1月份,向日葵也发布了其担保的浙江荣盛纺织有限公司等被担保单位破产清算进展情况,根据《民事裁定书及和解协议》 ,向日葵对该事项预计计提担保损失 4757万元 。2019年中节能太阳能还因“子公司违规对外担保”,确认了7639万元的预计负债。

2019年预计亏损12-17亿元的爱康科技也表示:公司对海达集团子公司江阴东华铝材科技有限公司担保余额 2.41 亿元 、江阴科玛金属制品有限公司担保余额 7000 万元。前述被担保企业目前生产经营已受严重影响,部分贷款出现欠息、逾期 。如果在担保期内 ,东华铝材、科玛金属到期没有还款 ,公司可能会因为对上述负债提供担保而承担相应的保证责任。

据黑鹰光伏统计,截止企业最新公告,截止目前63家光伏公司担保规模(包括对子公司 、参股公司及外部公司担保)合计达1282.64亿元 ,其中27家公司担保规模在10亿元以上。

当然,我们看到上述发生担保危机的企业都来自于外部担保风险(对外部企业担保) 。据黑鹰光伏不完全统计,截至2018年末约有22家光伏企业对外部企业提供担保规模为150.31亿元(不包括对子公司担保)。前四名企业对外担保规模都在十亿元以上 ,此次发生担保违约风险的爱康科技高居榜单第一位。

2019年末风电、光伏发电首次“双双”突破2亿千瓦 。但由于补贴不能按时发放,部分地区还存在较为严重的弃光现象,使得巨大的存量市场背后 ,也聚集了不小的风险。

中节能太阳能董事长曹华斌在与笔者在谈论收购电站逻辑时,谈及电站投资收益率,曹华斌有非常清晰的底线:比行业平均要高 ,即全投资收益率不低于8%。“没有纳入补贴的项目,我们基本不考虑收购 。 ”

此次爱康科技也表示:当前市场及交易对手对于光伏电站项目收益率要求严格,而由于光伏可再生能源补助的延期发放、第八批名录及后续电站补贴政策尚未明确等情况 ,公司存量电站项目收益率不及预期 ,在交易中公司存量电站将产生出售亏损,因此公司判断上述电站资产存在资产减值的情况 。

东旭蓝天更是直言:2018年5月31日,国家发展改革委 、财政部和国家能源局联合出台《关于2018年光伏发电有关事项的通知》后 ,基于市场变化和审慎性原则,公司预计部分电站项目将受到上述市场变化的影响。公司拟对报告期末该部分电站资产计提资产减值准备。根据初步测试结果,2019年度公司拟计提减值准备2-3亿元 。

即便是海外市场也有潜在风险 ,清源股份表示:受澳洲绿证补贴政策调整影响,公司综合评估澳洲METZ光伏电站167MW项目的市场价值,基于谨慎原则 ,根据《企业会计准则第8 号-资产减值》及相关会计政策规定计提了电站开发产品的减值准备损失约4200万元。

由于光伏产业链价格的持续下滑,光伏企业数百亿的存货也面临减值(损失)的风险。

比如精功科技就表示,受工艺落后淘汰、客户破产清算等因素的影响 ,公司对包括多晶硅铸锭炉、金刚线切片机等在内的光伏装备以及新型建筑节能专用设备 、轻纺专用装备等主导产品中的部分存货计提了存货跌价准备3489万元 。

同样处于亏损的企业岱勒新材、亚玛顿、天龙光电等也解释主要亏损原因就是“因产品及部分原材料市场价格的波动 、下游行业需求”等原因,计提了存货跌价准备。

据黑鹰光伏统计,截止2019年6月末 ,79家光伏上市公司存货规模合计达828.83亿元。其中21家企业存货规模在10亿元以上 。

并购一直是企业快速扩张的重要手段之一 ,近年来,不少光伏企业通过并购快速切入光伏某领域,实现壮大 ,比如隆基股份收购乐叶光伏,通威股份收购赛维等都是近年经典案例。

不过面对行业“二十年未有之大变局”,当下企业也要小心 ,并购企业若是收益不及预期,还可能面临商誉减值的风险。(商誉具体表现为在企业合并中购买企业支付的买价超过被购买企业净资产公允价值的部分)

康跃科技此次亏损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是:公司收购河北羿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国内专业研发生产太阳能电池组件封装设备的高新技术企业)形成较大金额的商誉,经公司财务部门及评估机构的初步测算 ,2019年度预计对羿珩科技计提商誉减值准备金额约为5.8亿元 。

东旭蓝天也表示:2017-2018年,公司通过并购不断扩大业务范围,并在并购过程中形成了大额商誉。2019年受经济环境及行业环境的影响 ,本着审慎性的原则,公司拟对收购过程中产生的商誉计提减值准备,根据初步测试结果 ,2019年度公司拟计提减值准备2-3亿元。

多元化发展的京山轻机2019年也计提了5.4亿元的商誉减值 。

据黑鹰光伏统计 ,截止2019年6月末,23家企业商誉规模为68.07亿元 。其中14家企业商誉在亿元以上,前三名为京山轻机、东旭蓝天、通威股份。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转载自黑鹰光伏 ,所发内容不代表本平台立场。

全国能源信息平台联系电话:010-65367702,邮箱:hz@people-energy.com.cn,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人民日报社

本文转载自互联网,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