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兴哪里有商务模特】青年科研人员成长路:别让“阻碍性压力”拖了后腿

私人定制伴游、模特预约、高端模特微信、商务模特经纪人:V【27776660】【18771117】【5891777】

嘉兴哪里有商务模特_:青年科研人员成长路:别让“阻碍性压力”拖了后腿

  以“帽”取人、考核频繁、评价“一刀切”……

  别让“阻碍性压力”拖了青年科研人员后腿

  [虽然这些年科技评价体制一直在完善,但具体到基层单位,如何科学地考核和评价某个人,尤其是年轻人,仍有一些不合理的考核评价指标。希望不要将精力过多地聚焦于“大师”和“顶尖人才”,应该把更多的注意力放在广大的科技工作者,特别是千千万万没有任何“帽子”的青年科技工作者身上。]

  深瞳工作室出品

  采 写:本报记者 王延斌

  策 划:林莉君

  见到武双的时候,他的头发又少了不少。面对相熟的科技日报记者,他无奈地笑笑,“压力最大的时候,整宿整宿睡不好觉。”

  武双是东部某省科研机构的博士,团队带头人。他的研究领域涉及农业,在争取各级项目时需面对“僧多粥少”的激烈竞争;同时,他带领的由四五个人组成的团队每年需完成50万元的科技转化、服务考核指标。农企赚钱不易,让他们出钱更难。这意味着,这笔钱,不好赚。更棘手的是,如果年底完不成任务,团队工资只能拿到80%,奖金更无从谈起。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提出,要切实减轻科研人员不合理负担,使他们能够沉下心来致力科学探索。在此背景下,青年科研人的遭遇,个例中带有共性,让中国科学院院士袁亚湘看在眼里。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身为全国政协委员的袁亚湘院士的呼吁引起诸多共鸣:“虽然这些年科技评价体制一直在完善,但具体到基层单位,如何科学地考核和评价某个人,尤其是年轻人,仍有一些不合理的考核评价指标。”他的建议是:希望各部门、各级领导不要将精力过多地聚焦于“大师”和“顶尖人才”,应该把更多的注意力放在广大的科技工作者,特别是千千万万没有任何“帽子”的青年科技工作者身上。

  科技日报记者在实际采访中也发现,在顶层设计、政策推动的当下,改革效果显现。不过,在一些地方,阻碍青年科研人成长的瓶颈问题仍或多或少地存在,亟待改革深度发力,破解现实难题。

  炙手可热的“帽子”:谁在发“帽子”?如何用“帽子”?

  贴在实验室门口的一副对联道出了王元的心里话。

  上联是:“早出晚归马不停蹄做实验只盼数据可用”,下联是:“日夜兼程殚精竭虑写论文就想来年中标”。对联准确瞄准了现实。这位入职山东某研究所不到三年的优秀博士感叹的是:拿项目、写论文,压力大、磨人。

  王元的遭遇呼应了袁亚湘院士的呼吁——青年人员头衔少,很多部门的项目限制头衔或要求基础,但后者需要时间积累,矛盾就此产生。

  对于“帽子文化”,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战略研究院科技与社会发展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石长慧有着深入的观察。

  “首先,‘帽子’是一种荣誉。”在接受记者专访时,石长慧表示:发“帽子”是很多国家的通行做法,比如院士,在很多国家都有。科研管理机构和科研机构用“帽子”来评价和筛选科研人员,有其合理性。

  “‘帽子’是应对评价科研人员复杂性的一种简化机制。‘帽子’是专家评审出来的,如果评审机制公正合理,‘以帽取人’就有积极意义。”但石长慧认为,谁在发“帽子”,怎么发“帽子”,这些问题很重要。

  在石长慧看来,在西方国家,有形形色色的“帽子”。他们大多由高校自主发放,不同高校、不同“帽子”的发放(评价)标准是不同的,这有利于人才的多样化;但在我国一些地方,“帽子”的发放机构、评价标准过于单一,例如区域人才计划评价选拔的标准单一化,极易产生人才同质化,这不利于科技人才和创新生态系统的多样化。

  环顾国内各地,争抢“帽子”人才成风。在石长慧看来,这就涉及“帽子”的使用问题。

  他表示,“帽子”在使用的过程中,被赋予了太多特权,甚至演变为在学术圈畅通无阻的通行证。在申报各类项目时,“帽子”被刮目相看,更易通过评审;在学科和机构评估时,“帽子”成为加分评优利器。此外,“帽子”人才有更多参与人才项目评审、学科和机构评估的机会,掌握了更多学术资源分配的权力。

  很多时候,异化的“帽子”,制约了青年人的成长。将异化的东西改掉,剥离不好的因素,这成为中央力推改革的目的。

  压力山大的年轻人:“挑战性压力”能忍,“阻碍性压力”不能忍

  38岁的武双的遭遇不是个例。

  科技日报记者在调研时发现,一方面,重压之下的年轻人,艰难困苦,玉汝于成;另一方面,“始料未及”的压力打磨着他们的脾气。

  对这种“始料未及”的压力,中国人才学专业委员会副理事长、中国海洋大学教授薛永武将之归纳为客观上的“双重重压”。

  “有些单位考核、科研评价和用人机制存在缺陷。”薛永武告诉科技日报记者,在很多时候,各种科研考核的量化指标成为束缚科研人员创新思维的重要他律,许多科研人员不是为创新而创新,而是为了应对考核指标而“创新”,这就从根本上扭曲了考核的本质。

  同时,他提到家庭住房、孩子教育等对年轻人的压力。“许多年轻科研人上有老,下有小,既需要养家糊口,也需要追求科研事业。而他们却分心乏术,身心俱疲,客观上容易导致职业懈怠心理。”

  针对这种“职业懈怠”,石长慧和同事们曾做过问卷调查。

  他所在的课题组于2010、2015、2017、2020年对全国科研人员的职业倦怠状况进行过四次调查,青年科研人的“职业倦怠”指数总体呈现出先上升、后平衡的态势,具体为2010年较低,到2015年有明显上升,之后进入相对稳定状态。

  “近十年来,我国青年科研人越来越多,水平越来越高,这是好事,但是他们面临的项目申请、职称评审的竞争越来越激烈,压力越来越大,导致职业倦怠程度有所上升。2015年前后,中央启动了大规模的科技体制改革,应该说,改革效果明显,对于科研人员职业倦怠状况的上升起到了对冲作用。”石长慧说。

  在心理学上,工作压力根据性质和效果不同可分为挑战性压力和阻碍性压力。前者是对员工工作绩效与职业发展有利的压力,比如工作责任、合理的考核等,后者是对员工的目标实现与职业发展不利的压力,比如不看业绩看关系、行政化、官僚化等等。

  石长慧说:“科研压力不可避免,我们能做的就是减少阻碍性压力,多一些挑战性压力。”

  这些年,针对科研人员尤其是青年科研人员,国家出了不少好政策,传递出中央要剔除弊病的决心。2018年,国家颁布《关于深化项目评审、人才评价、机构评估改革的意见》之后,科技部等相关部门联合发布了“破四唯”专项行动。

  “破四唯”之后,有人担心:如何保证科研评价的公平公正?人情因素是否会冒头?另一种担心是,“破四唯”,部分地方理解偏差,走了极端,破“唯”成了不“唯”,多维,量化多了,是不是又走向了另一个极端?

  “破四唯”之后立什么:期待“黄金法则”落地,更需警惕“领导说了算”

  大致梳理一下,武双的压力源于两大方面。

  首先,单位“招来女婿,忘了儿子”。外聘戴“帽”专家直接兑现待遇;然而内部培养青年科研人成相应级别专家,文件迟迟未出台;其次,考核压力有增无减。单位既有各种成果(论文、专利、项目、奖励)要求,还有横向赚钱要求(成果转化)。这种要求,从三年前的每人两万元,到两年前的每人三万元,去年,直接飙升到每人每年十万元。

  “现行对年轻科研人的评价制度是一把双刃剑。”薛永武认为,从好的方面来看,近些年各个科研机构都重视对研究成果的量化评价,组织人事部门在确定各类人才称号时,主要是参考甚至依据科研人员发表的研究成果。虽然这些量化评价存在不合理的因素,但研究成果毕竟是评价的重要参考依据。

  “不好之处在于,在量化的评价过程中,更多的是重数量,在评价和人才任用方面,多重视‘显人才’,而缺乏对‘潜人才’应有的理解、重视,即过于重视结果,而不太重视年轻科研人员的成长过程。”薛永武说。

  如何破解简单、机械的量化评价?一个好的方法是用定性评价来替代,也就是同行评议。

  不久前,在《中国科学院院刊》上发表的介绍中科院如何“破四唯”的文章中,中国科学院科技战略咨询研究院研究员李晓轩等人将“以原创性成果产出为特征的基础研究的定性评价”视为“破四唯”唯一可行的方法,甚至将其视为基础研究的“科研评价黄金法则”。

  石长慧十分认可李晓轩等人的观点。

  “为什么我国没有按照黄金法则直接在科技评价中采用同行评议,而还在采用‘四唯’量化评价呢?”在文章中,李晓轩如此设问。他认为有效的同行评议需要三个前提条件:即要有好的、有水平的同行,这就需要有一支数量较大的高水平专家队伍;要有好的科学文化,人情、关系过盛是做不到真实有效的评价的,小圈子,打招呼要不得;要有好的评价对象,稀缺的评价资源首先要投放在高水平的、有潜力的评价对象上。

  “只有三个条件都满足了,同行评价才会评价得好。”石长慧说。

  现在国家倡导“破四唯”,各个地方都出台了细化政策,但也出现了一些落地问题。比如原先“唯论文”,现在也有单位“完全不看论文”。石长慧认为,如果完全不看论文,同行评议机制又尚未成熟,容易走极端,从“不看论文”演绎到“领导说了算”,这值得警惕。

  青年人的论文观:论文不是万能的,没有论文是万万不能的

  如何看待论文?这是年轻科研人成长绕不开的话题。

  石长慧曾经到西部某高校调研,发现其上千人的教师队伍中,每年发表的论文数量很少。“这意味着很多教师可能很少做研究。而教研人员不做研究,哪里来的科研能力提高?”

  他认为,论文量化评价既合理,又不合理。比如近些年国家推行“代表作”评价制度,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对自科基金项目的申报书也作出了“填写代表性论著不超过五篇”的改革要求。

  石长慧强调,代表作也不能一刀切。“不同高校,处在不同发展阶段,对论文要求也不一样。”

  对于论文,中国科学院院士杨卫曾经有一段非常精辟的论述。他以美国大学为例,表示“它们是三流学校数论文篇数,二流学校数论文的影响因子,一流学校不对论文发表提要求,而顶尖的大学非常强调教学”。

  他认为,一所学校的教师还没有形成很好的研究习惯时,学校从管理上要求教师发表论文,并且是在国际同行认同的期刊上发表学术论文,这样可以形成整体驱动力,从统计学角度上看,论文发表得多就意味着教师花在做研究上的时间更多。因此三流大学要提升,就得要求师生多发表论文。

  以此类推,到了一流高校,不要求教师发表很多文章,只是给更宽松的环境做研究,由教师在好奇心驱动下自由发展。因此,每所学校发展阶段不一样、水平不一样,对发表论文所强调的内容也就不一样。

  尊重科研规律,尊重人才成长规律是受访专家坚持的核心观点。

  “骏马能历险,力田不如牛;坚车能载重,渡河不如舟。”这句话指向了青年科研人,尤其是偏才、怪才们的不同特点。

  石长慧想到了2016年习近平总书记在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谈会上的重要讲话。总书记说:“互联网领域的人才,不少是怪才、奇才,他们往往不走一般套路,有很多奇思妙想。”

  如何让奇才、怪才们一展所长?中央要求把握一个核心:对待特殊人才要有特殊政策,不要求全责备,不要论资排辈,不要都用一把尺子衡量。让人欣慰的是,这种特殊人才特殊对待的案例在现实中并不少。

  石长慧调研了解到,西安交通大学有做科学仪器设备的研究人员,他们既没有论文,也没有项目,但单位认为其做得好,坚定地给予支持,最后他们不负众望,实现了重大突破。

  尊重人才成长规律,也需要建立容忍奇才、怪才成长的环境。对于这一点,很多地方都在努力,但如何形成大气候,还需大家共同努力。

  扶上马、送一程:正确理解中央精神,既要因地制宜,更要狠抓落实

  青年科学家压力大,这是共识。年轻人刚进入社会,确实压力很大,包括生活的压力、科技资源申请难的压力等等。青年科研人的压力,国家有关部门一直看在眼里。

  从两个层面上,相关部委一直在做推动工作。

  在青年人成长的客观层面上,顶层设计,制度导向,为青年科学家、科技人员潜心做科研、早出成果提供一些好的条件;从主观层面上,个人努力,必不可少。今天的大科学家都是从青年人走过来的,当年也经过这些坎,青年人要以积极的心态来面对,主动作为、谦虚向学。

  帮助年轻人成长,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在2018年印发了《关于分类推进人才评价机制改革的指导意见》,提出科学设置人才评价周期,遵循年轻科研人员的成长发展规律。

  薛永武认为,一方面,应该科学合理设置评价考核周期,克服评价考核过于频繁的倾向;另一方面,把过程评价和结果评价、短期评价和长期评价结合起来,突出中长期目标导向,适当延长基础研究人才、青年人才等评价考核周期,鼓励持续研究和长期积累。从人才开发的角度来看,应该重视对潜人才的发现,注重及时把潜人才转化为显人才。

  石长慧认为,从单位角度上,应尽可能减少阻碍性压力,适当增加挑战性压力,比如说既有较高考核要求、又有较为体面收入的长聘制便是一项很好的尝试。

  再好的政策,落实是关键。正如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大学计算机系教授李晓明在今年两会期间接受媒体采访时所说:“当我们提出一个好的观念以后,怎么落实到具体工作中,真的还是一个艰苦的过程,这需要基层职能部门好好理解,在一点一滴中认真贯彻。”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武双、王元为化名。)

嘉兴哪里有商务模特

嘉兴哪里有商务模特_:内蒙古涉煤领域整治倒查20年 查处厅局级干部62人

  内蒙古涉煤领域专项整治查处厅局级干部62人

  坚决割除“黑金”毒瘤

  4月25日上午,内蒙古自治区召开煤炭资源领域违规违法问题专项整治警示教育电视电话会议,现场播放50分钟警示教育片《查腐煤 刨黑金 除毒瘤——内蒙古煤炭资源领域违规违法问题专项整治警示录》。一个个案件、一声声忏悔,让主会场、分会场11000余名党员领导干部深受触动。这是一堂聚焦“黑金”问题整改的专题警示教育课。

  去年以来,内蒙古自治区针对煤炭资源领域违规违法问题开展“倒查20年”专项整治,采取清底式措施查存量、根治式措施割毒瘤。截至目前,查处涉煤腐败案件694件982人,其中厅局级62人、县处级223人,查处涉煤经济案件571起、抓获犯罪嫌疑人839人,追缴挽回经济损失408.6亿元。

  警示教育片披露,内蒙古涉煤腐败问题存量之大、流毒之广、危害之重、积弊之深,令人触目惊心。乌兰察布市委原书记杜学军未经招拍挂程序,擅自直接指定他“发小”名下的矿业公司,取得某煤矿的采矿权,以此索要巨额“好处费”;内蒙古煤炭地质勘查(集团)有限公司连续4任主要领导“前腐后继”,公司内贪墨成风,形成塌方式腐败。

  “片中这些人有的正值壮年却将大好前途断送,有的一把年纪却身陷囹圄,发人深省。”自治区自然资源厅党组成员、副厅长王富友说,自然资源系统的多个案例都出现在了警示教育片里,亲历这几年内蒙古反腐风暴,他深切感受到了“以权谋私,这条路走不通、这个账总要算”。

  乌金除垢,查处案件不是目的,更重要在于查找滋生贪腐乱象的思想根子和政治根源,以案促改、以案促治,净化和修复当地政治生态。“所有涉煤腐败问题背后都有政治问题,利用煤炭资源搞政治攀附、人身依附的不在少数。”警示教育大会深刻剖析涉煤腐败何以演化至此的教训,包括政治底线失守、理想信念动摇、权力任性滥用、修身律己不严等,告诫、警醒党员领导干部时刻绷紧讲政治这根弦,痛定思痛、知耻而后勇。

  据了解,内蒙古自治区落实“三不”一体推进方针,坚持严惩腐败与严密制度、严格要求、严肃教育紧密结合,做实以案促改。在全自治区彻查煤炭资源领域地方政策法规和文件,督促涉煤地区、部门、企业加强制度建设,推进煤炭资源审批制度改革;要求自治区干部填报涉煤申报事项,做到应报尽报,建立数据库;通过查办一个案件,教育一批干部、完善一套制度、解决一类问题,深化标本兼治。

  “经过专项整治,陈年积弊逐步肃清,推动煤炭资源发展环境明显改善。”鄂尔多斯市委常委,市纪委书记、监委主任甄华说。今年第一季度,该市煤炭产量达16144万余吨,同比增长16.6%,规模以上煤炭行业增加值同比增长23.3%。

  “警示教育大会不意味着专项整治工作收官,涉煤腐败这颗毒瘤要坚决割除干净。”自治区党委常委,纪委书记、监委主任刘奇凡表示,今年将继续深化涉煤腐败常态化治理,扎实开展“以案促改治理年”活动,结合“十四五”规划实施进行更有针对性的监督,促进煤炭行业更加健康规范有序发展。(本报记者 兰琳宗 自呼和浩特报道)

嘉兴哪里有商务模特

嘉兴哪里有商务模特_:武汉三乡工程唤醒沉睡的乡村

  人民网武汉4月25日电 (苏缨翔)户外乡间小道上,草儿绿、果儿肥,纵横交错宛如一幅色彩缤纷的水彩画;室内通幽曲径处,茶舍、书店,相得益彰犹如一方绝世的桃花源。这是湖北省武汉市黄陂区杜堂村的别致美景。

  以“木兰出生地”为文化根源,这里是“三乡工程”的思想发源地和实践首创地、也是湖北“三乡工程”样板地,开园不久就被评为“武汉最美休闲乡村”和黄陂最受欢迎景区之一。

  近年来,黄陂区大力倡导“市民下乡、能人回乡、企业兴乡”,盘活了大量农村闲置资源,有力推动了以城带乡、以工促农、城乡融合发展。

  农民变股民 盘活乡村闲置资源

  几年前,杜堂村85%的房屋都在闲置状态,为了将闲置资源变资产,吸引市民前来居住、康养和投资,一个承载着村民期望的武汉杜堂旅游专业合作社应运而生。

  村民则可以通过加入合作社,将过去的单一务工收入转变成土地流转、房屋入股保底分红、家门口就业的工资以及村民依靠景区资源优势小本创业四种收入。除此之外,合作社实施10%保底分红、上不封顶机制,实现了农民就地变股民。

  在村民的闲置房屋入股合作社后,由合作社对农房进行统一设计和管理,形成农家乐、商业、文创、民宿四个街区,由合作社引进社会资本进行投资运营。

  “杜堂模式”有效盘活了乡村闲置资源,使农民转变为股民、乡村转变为休闲康养的乐园,村民收入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抛出橄榄枝 洼地成人才聚集地

  罗丽莎、罗兰、付志国原本都是在汉发展的普通市民,后在市民下乡政策的激励下来到木兰花乡风景区,共创花香小厨特色农家乐。罗丽莎以地道野味为特色,罗兰擅长农家风味,付志国则专注于黄陂特色。三家共享厨房、共享服务员,凭各家特色及风味吸引、服务来自四面八方的游客。

  不仅是当地市民,今年37岁的“外地人”曾石权也选择了来木兰花乡景区发展他的事业。自从三年前与“三乡工程”相遇,曾石权便携带一家老小从老家恩施来到木兰花乡景区开起了“一根面”小店。

  “用劲把面甩出去,像我一样。”曾石权正在教外国游客做“一根面”。跟当地百姓一样,曾石权也享受了不少优惠政策,“免房租”“给补贴”,为吸引创新创业,当地村委会抛出了不少“橄榄枝”。

  作为武汉木兰花乡景区董事长,葛天才对人才的引进有自己的一套办法,他将景区所在地三个村的村民,凡有劳动能力者,全部吸纳为景区员工。“目前在景区上班的村民有400多人,人均年收入2.8万元以上,即使是60岁以上的老人,一个月也能赚一千多元。”

  随着葛天才的回乡投资创业,带动了大批外出打工的村民携家带口返乡就业创业,他们贡献技术、流转土地、兴办企业,让越来越多的农民脱贫致富,吃上了“旅游饭”。

  乡村变花海 建乡村特色产业链

  与众多落后村庄一样,杜堂村也一度是农村产业空心化的典型。2017年开始,随着乡村振兴的全面推进,大量社会资本进屋杜堂村,开始重构具有新时代特色的乡村产业体系。

  自2014年投入建设以来,木兰花乡景区累积投入资金4.62亿元,土地流转面积达到7000亩,突出木兰文化、四季花海、乡土民俗特色,开发了农耕体验、赏花休闲、户外拓展、民俗文化、共享农庄、休闲农家乐等产业项目。

  从美丽乡村建设,再到“三乡工程”的实施,到目前的“杜堂模式”,这个村从昔日的穷乡变景区,荒山变花山,村就是景,景连着村,从一个拥有24个重点贫困户的“空心村”,成为当今农村人的梦想家园。

  花海胜地,鸟语天堂,木兰花乡景区拥有一年365天不间断的主题花海。今天,杜堂村正用自己独有的“荆楚风情”和“木兰文化”吸引着越来越多的游客和投资者。

嘉兴哪里有商务模特

嘉兴哪里有商务模特_:乡村振兴促进法草案三审 严禁违背农民意愿违反法定程序撤并村庄

   新华社北京4月26日电(记者侯雪静)乡村振兴促进法草案三审稿26日提请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八次会议审议,拟充实支持城乡融合发展的政策措施,严格规范村庄撤并,严禁违背农民意愿、违反法定程序撤并村庄。

   此前的乡村振兴促进法草案二审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根据一些常委会组成人员和地方、部门的意见,全国人大宪法和法律委员会建议,充实支持城乡融合发展的政策措施。对此,草案三次审议稿增加规定:按照方便群众生产生活、保持乡村功能和特色的原则,因地制宜安排村庄布局,依法编制村庄规划,分类有序推进村庄建设,严格规范村庄撤并,严禁违背农民意愿、违反法定程序撤并村庄。

   在充实乡村人才队伍建设方面,草案三审稿增加了健全乡村人才工作体制机制、培养本土人才、引导城市人才下乡、推动专业人才服务乡村等规定。

   此外,草案三审稿还增加了实行重要农产品保障战略,严格控制农用地转为建设用地,保障种子安全,建设现代农业产业技术体系,促进乡村产业深度融合,培养农村创新创业带头人,建立健全易返贫致贫人口动态监测预警机制的规定。

嘉兴哪里有商务模特 本文版权归去快排wWw.seogUrublog.com 所有,如有转发请注明来出,竞价开户托管,seo优化请联系qq❉6191.0465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