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商务预约模特】佟大为细解爱的“舍与得”

私人定制伴游、模特预约、高端模特微信、商务模特经纪人:V【27776660】【18771117】【5891777】

合肥商务预约模特_:佟大为细解爱的“舍与得”

  佟大为细解爱的“舍与得”

  本报记者 李夏至

  佟大为因正在东方卫视热播的教育题材电视剧《小舍得》备受舆论关注。和剧中坚持“鸡娃”路线的虎妈田雨岚不同,佟大为塑造的爸爸夏君山是一个难得一见的“佛系爸爸”。曾经多次出演爸爸角色的佟大为说,原本担心角色会有重复,但仔细琢磨角色后,发现夏君山这个角色其实“很有层次”。

  《小舍得》中,佟大为饰演的夏君山在工作上是个有着坚定立场和艺术追求的建筑师,在家里是“女儿奴”和“宠妻狂魔”,典型的“双面胶”式人设。这并不是佟大为第一次出演类似角色,《虎妈猫爸》中他饰演的罗素也是一个把女儿宠上天的父亲。佟大为坦言,接到邀约后,他曾担心角色重复,但仔细研读剧本后,他发现“这个角色其实很有层次,大概有40%是导演跟编剧反复探讨后调整出的,每场戏都有独特的设计”。

  剧中,夏君山在给孩子辅导功课时曾多次情绪失控,拍桌子发火甚至把女儿吓吐,还因教育理念不同和十分恩爱的妻子南俪(宋佳饰)产生争执。这场戏中,演员戏剧冲突张力十足,人物形象愈加鲜明,也成为这部剧里的“名场面”,引发观众强烈共鸣。这个“名场面”也是佟大为印象最深的戏,“我相信很多父母看完后都会感同身受。在孩子学习这件事上,每个父母跟孩子都有可能会交锋,但是如果真把孩子说重了,自己也很愧疚。”

  对于《小舍得》的主题,佟大为称自己是在拍完之后,才对“小舍得”三个字有了更清晰的认识。他认为“舍”是“去掉不适宜家庭的一些棱角,使婚姻成为‘一加一等于一’”,“得”则是“最终得到一个其乐融融的幸福家庭”。谈起教育理念,佟大为用“坚定”和“友善”两个词为观众支招,建议新手父母们要学会和孩子换位思考,耐心陪孩子养成一个个好习惯。“生活中,我们会按照孩子的兴趣给他们报培训班,辩论、写作之类是为了应对考试,壁球、网球之类是为了增强体质,还有钢琴、芭蕾等艺术项目。”

  “教育孩子这件事我还真是跟太太学的。照着书‘养’,摸着石头过河地‘养’,在借鉴参考后总结出适合的育儿方法。”初为父母,很多人在孩子教育问题上感到头痛,有时甚至会情绪失控,佟大为认为这种焦虑很正常,也很合理,“如果没有这个过程,可能也找不到适合自己家孩子的教育方法,都需要摸索。”

  说起剧中最聊得来的演员,佟大为透露,张国立老师分享了很多作为演员、导演对演戏的理解,“我特别喜欢国立老师说的一句话,叫‘流水不争先,争滔滔不绝’。演员演戏不是说要去争谁是最前面那个浪,而是要不停地去涌动,去创作不一样的角色,让这种角色的新鲜感持续提供给观众。剧组里每个人都要发挥自己的力量,才能让一个作品好看。”

  出道以来,佟大为主演了多部优质影视作品,近年来更是对现实题材剧“情有独钟”,对此,他解释称这类题材更贴近生活,更容易让人反思。对于挑战某类特别的角色,佟大为说自己并不刻意追求,“对我来说,最大的吸引力是好剧本和好团队。”

合肥商务预约模特

合肥商务预约模特_:香港小黄鸭索赔被驳回 广东高院作出终审判决

  中新社广州4月26日电 (方伟彬 潘玲娜)来自香港的“B.Duck(小黄鸭)”与内地的文创品牌“核桃小鸭”,因为著作权“闹”了起来。记者26日从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获悉,法院经审理认为,这两款“鸭子”不构成实质相近似,不构成著作权侵权,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记者了解到,在德盈商贸(深圳)有限公司诉杭州硬核桃文化策划有限公司、深圳市高意美陈空间科技有限公司著作权权属、侵权纠纷上诉案中,德盈公司是香港森科公司在中国内地授权的作品许可使用人。“B.DUCK”又称小黄鸭,是香港森科公司2005年创作完成,之后应用在不同的产品类别上,其形象受到包括中国、日本等地公众的广泛欢迎。

  而“核桃小鸭”相关形象的权利人为禧冠公司。2017年7月,硬核桃公司在禧冠公司的基础上委托设计师创作出“核桃小鸭”。2019年6月,硬核桃公司授权高意美陈公司在广东省茂名东汇城举办“核桃小鸭主题授权展”。德盈公司诉至法院,请求判令硬核桃公司、高意美陈公司停止侵犯“B.DUCK”美术作品著作权的行为并赔偿损失50万元人民币。

  一审法院经审理认为,“B.Duck”与“核桃小鸭”的正面、背面及侧面在视觉效果上存在明显差异,设计要素不同,设计理念也有较大差异,二者不是实质性相似的作品,判决驳回德盈公司的诉讼请求。

  德盈公司不服,提起上诉。二审法院认为,经比对,“核桃小鸭”与“B.DUCK”虽然均是以拟人化手法创作出的卡通小鸭形象,但创作手法属于思想范畴,任何人不得进行垄断。“核桃小鸭”与“B.DUCK”相同之处是以黄色表示鸭子的身躯、以橙黄色表示鸭子的嘴与腿脚,相似之处是以类似的“水蜜桃”形状塑造头型,但这并非“B.DUCK”所独创。“核桃小鸭”与“B.DUCK”不构成相同或实质相近似,不构成抄袭。(完)

合肥商务预约模特

合肥商务预约模特_:伊朗表示不允许伊核谈判沦为消耗战

   新华社德黑兰4月25日电(记者高文成)伊朗副外长阿拉格希25日说,伊朗不允许伊核谈判沦为“消耗战”。如果伊核协议相关方态度“不够认真”,伊朗将退出谈判。

   据伊朗伊斯兰共和国通讯社报道,阿拉格希当天参加伊朗议会国家安全与外交政策委员会会议,介绍在奥地利首都维也纳举行的伊核协议相关方会议情况。他在会后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伊核协议相关方会议持续的确切时间无法预测,但伊朗不允许谈判沦为“消耗战”。

   他说:“如果伊方认为其他相关方态度不够认真,打算拖延时间或者增设议题,伊朗将退出谈判。”

   阿拉格希说,因为谈判涉及议题严肃,需要认真考虑和讨论,伊朗并不急于仓促完成谈判。

   阿拉格希再次敦促美国率先解除对伊制裁,并表示伊朗也将在核实制裁解除后完整履约。

   为讨论美伊两国恢复履约问题,伊核协议相关方本月初开始在维也纳举行会议。

   2015年7月,伊朗与美国、英国、法国、俄罗斯、中国和德国达成伊核协议。根据协议,伊朗承诺限制其核计划,以换取国际社会解除对伊制裁。2018年5月,美国政府单方面退出伊核协议,随后重启并新增一系列对伊制裁。2019年5月以来,伊朗逐步中止履行伊核协议部分条款,但承诺所采取措施“可逆”。

合肥商务预约模特

合肥商务预约模特_:从用爱发电到用钱发电 B站与up主爱到最后也要钱

  从“用爱发电”到“用钱发电” B站与up主爱到最后也要钱

  2021年3月29日,哔哩哔哩(09626.HK,以下简称“B站”)正式回港二次上市。

  彼时,B站邀请了12位up主(内容上传者)共同见证敲钟时刻。实际上,今年也是B站成立的第12周年。

  上市当天,B站CEO陈睿说:“随着设备和技术的升级,视频将成为互联网内容的主流。视频创作将无所不在,铺满人们生活的每一个角落。在这个趋势下,我相信在不远的未来,中国将会有上千万名有才华的up主,他们能创作出最精品的视频内容。”

  这或许足以看出B站对于up主们的重视与依赖,也看得出B站对于未来PUGV(高质量视频)内容生态的坚定信心。

  就B站和up主之间的关系,知乎某网友曾评论:“泳池和水的关系。B站是泳池,up主们是水。没有水那么便不会有人来游泳,水没有泳池就洒一地,也不会有人来。”

  以下,红星资本局就来带你更深入地走进“泳池”和“水”的世界。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俞瑶 实习记者 刘谧

  从B站说起

  无论是2018年美国纳斯达克上市,3年股价翻10倍还是月活用户破2亿,胜利的法宝都离不开B站拥有的核心竞争力:“内容+社区”。而“内容+社区”两者环环相扣,这种核心竞争优势离不开B站的“up主们”。

up主造就B站核心竞争力

  为什么B站如此重视up主,对于曾经被称作“小破站”的B站,近年来取得了不俗成绩。无论是2018年美国纳斯达克上市,3年股价翻10倍还是月活用户破2亿,胜利的法宝都离不开B站拥有的核心竞争力:“内容+社区”。

  而“内容+社区”两者环环相扣,这种核心竞争优势离不开B站的“up主们”。

  从内容上看,up主创作优质视频内容发送到平台,优质内容吸引用户观看,再通过up主与用户的互动反馈增加用户粘性,激发up主的再创作动力,从而形成持续产生优质内容的正反馈循环,最终构建起B站的PUGV海量内容库。

  从社区来看,B站也有特有基因。

  最初,B站通过“二次元内容及亚文化”拥抱小部分有共同兴趣的年轻群体聚集,这小部分群体实现了B站特有的群体认同与群体归属感,促使用户对社区形成较强的情感纽带。后期随着内容不断发展壮大,这种社区文化与社区价值观也在持续沉淀和扩大,这便是其他平台无法复制的“社区+内容”模式,同时也成了B站的“护城河”。

  “社区+内容”不仅让B站区别于其他平台,也降低了B站的内容成本。对于B站来说,up主的到来,不仅让这个“护城河”加宽加大,同时还“省钱”。这便是B站在内容战略上的绝对优势。

  用户破圈,up主激增

  随着B站的影响力逐渐扩大,用户基数也在不断增长,更多用户认识了解B站后,也激发了更多用户的创作激情。

  从up主的数量来看,2017年第四季度至2020年第四季度,短短两年时间,B站的活跃up主数量从23万增长至190万,占月活用户比重从0.33%上升至0.94%;也就是说每100个B站用户中,就有一个为up主。

  不同于短视频平台的内容创作,B站作为中视频平台,其视频制作难度、专业程度、耗费时间成本都会相对高于一般的短视频内容,对B站的创作者有一定的准入门槛,因此B站创作者的数量已经取得了较为显著的突破。

  从up主生产内容数量看,截至2020年第四季度,up主月均视频投稿量达到590万。同比增长109%,平均每个up主每月投稿3.1个视频,同比增加11%;同时B站平台沉淀下来的PUGV存量内容已超过1.2亿。也就是说,在up主数量快速增长的同时,仍维持较好的PUGV创作活跃度。

  从内容结构看,随着用户总数的增长,用户对于PUGV内容的需求更加的多元化。为满足更多用户的需求,up主的内容从“小而精”走向“大而全”。up主生产内容也不再局限于二次元相关内容。根据火烧云大数据显示,近30天up主投稿数量中,非二次元类PUGV投稿占比80%,远超二次元类PUGV投稿占比。B站也建立起了更加多元化的内容分区。

  随着用户数量的增长,B站的PUGV内容也在不断壮大并与之匹配。up主的基数及活跃程度都使得B站内容生态逐渐走向正向循环。

  “钱”才是问题

  关于B站up主的收入问题,网上一直都有着“用爱发电”的调侃。

  回到5年前的B站,当时的MAU(月活跃用户人数)不足三千万,up主创作动力主要源自于小众社区氛围带来的自我价值实现,更多的up主抱着“交个朋友”的心态,“用爱发电”式生产内容。但或许陈睿自己也非常清楚,未来的B站,想要拥抱资本,就要拥抱大众。而想要拥抱大众,靠着“小群体”的“用爱发电”显然远远不够。

  因此B站在后续内容破圈时,也需要“用钱发电”激发up主的创作动力。关于up主的收入来源,主要可以分为四种,分别是充电计划、激励计划、广告收入与直播收入。

  up主能赚多少钱?

  1.充电计划

  B站的“充电计划”源自于2016年1月,所谓的“充电计划”,就是B站的用户给up主内容提供的投币收入。这个收入中,B站将会扣除税费等其他费用,分给up主70%,B站得30%。

  这是目前不具备影响力的up主,最主要的收入来源之一。虽然B站的付费意识较强,且平台此项收入中,也较大程度向up主方倾斜,但是对于不少up主来说,此项收入在金额上依然较少,很多up主仍表示“入不敷出”。

  2.激励计划

  2018年1月,B站推出了第二种平台端的补贴模式“bilibili创作激励计划”。该计划规定,粉丝量超过1000或者累计播放量达到10万的up主,可以凭借稿件流量、质量,按照1000播放量约等于3元的比例获取相应的补贴。

  关于这项收入,红星资本局也将其与其他平台做了一些比较:如果将视频上传到今日头条,每万次播放量的收入为20元左右,百家号和大鱼号则为10-15元上下。相同播放量下,B站up主单条视频能获得的收益相对高一些。综上所述,up主在B站赚钱是相对容易的。也就是说,B站创作者的投入产出比其实相对更高。

  但这种激励计划有一定的门槛限制,更多的是向腰部及以上up主倾斜。对于大多尾部up主来说,需要经历艰难的0到1的过程,才能获得此项收入。

  3.广告收入

  对于up主的广告收入,从金额来说是up主目前最大的收入来源。平台不会对up主接广告有过多干预限制,但是广告对于up主来说,却是一把双刃剑。

  对于尾部up主来说,并没有吸引广告主的能力;对于腰部up主,也没有绝对的意见权,广告商产品质量参差不齐,过度的植入广告,会降低内容的质量,可能会导致up主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些许影响力,因为广告而导致作品调性严重下滑。

  对于头部up主来说,粉丝基数大,决定了其掌握了较大的广告话语权,但也更容易受到更多质疑。

  无论是对于哪一个阶段的up主,广告的进场都是与自己精心经营的内容生态的一场博弈。

  4.直播收入

  与其他泛娱乐化平台一样,B站也有自己的直播体系,用户通过给主播打赏,主播可以获得相应的直播打赏收入,目前这项收入基本是平台与主播对半分成。

  对于垂直直播平台,如斗鱼,其主播与平台的分成也为对半分成,B站在直播上给到up主的收入也相对均衡。

  内部:up主收入分化大

  从B站up主的四项主要收入来看,都对up主自身内容实力要求较高,所以实际情况则是大多数up主都停留在“0到1”的阶段,没有迈过真正内容创收的门槛。

  根据B站在港交所提供的招股说明书,B站目前的up主人数为190万人,但是获得了B站积极计划的up主(即粉丝数超过1000人或累计播放量超过10万的up主)为34万人。达到要求的up主不到20%。也就是说超过80%的up主没有获得积极计划收入,也谈不上广告或其他收入。

  根据华创证券提供的up主收入预估来看,即便是过了“激励机制”门槛,也只有少部分头部up主收入可观。大多在1万粉丝以下的up主,收入可能只有数百数千元。

  从up主的收入水平来看,对于头部up主而言,成为内容创作者并以此谋生是一种可行的职业路径;对于绝大部分尾部甚至腰部up主而言,创作带来的收入还不足以维持日常开支。

  外部:对手花大价钱“挖人”

  在B站的up主从“用爱发电”走向“用钱发电”阶段过程中,也遇到竞争对手的“攻击”。其中,竞争最激烈的便是字节跳动旗下的西瓜视频。

  此前因“挖人”闹得沸沸扬扬的便是“巫师财经”事件,当时“巫师财经”在B站拥有307.0万粉丝,月收入也预计上百万。而据Tech星球报道,巫师财经在西瓜视频仅签约费就有1000万,连B站高层都表示:“字节很能给。”

  西瓜视频凭借头条系的流量支持,一“出道”获得了快速的用户增长。随着西瓜视频在内容上破圈,具有类似内容形态的B站自然也成为了西瓜视频的主要对手。

  2020年,西瓜视频独家签约多位原B站平台头部up主,并向腰部up主发出邀请,主要包括生活、知识、科普等内容领域。这些视频内容普及性强,受众面较广,也符合西瓜视频的平台调性,同时也尽量不让原B站的up主“水土不服”。

  B站未来如何走?

  对于B站来说,从“用爱发电”到构建“内容+社区”护城河再到“用钱发电”,每一个阶段都相互呼应协同。

  但是已经拥抱资本的B站也将会有同样强大的“资本对手”加以阻击,这从资本市场的角逐上,看似也合情合理。但这似乎也会对B站构建的内容生态,构成一定的挑战与威胁。

  关于B站的内容生态,从“小而精”到“大而全”,通过up主的同步协同支持,已经取得了显著的成就。对于未来的B站,要想与up主之间形成的“生态闭环”能够持续扩大并冲击四亿MAU的目标,如何从up主出发,激活up主的创作动力、保障up的核心权益、绑定up主的商业价值,都值得进一步思考。

合肥商务预约模特 本文版权归去快排wWw.seogUrublog.com 所有,如有转发请注明来出,竞价开户托管,seo优化请联系qq❉6191.0465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