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高端商务伴游预约】来了今年首个超级月亮千万别错过

私人定制伴游、模特预约、高端模特微信、商务模特经纪人:V【27776660】【18771117】【5891777】

福州高端商务伴游预约_:来了今年首个超级月亮千万别错过

  天文预报显示,今年以来的首次“超级月亮”天象将于27日晚上上演。

  当月亮运行到近地点附近,且当天正值满月,这样的天文现象,我们就称之为“超级月亮”。北京天文馆专家介绍,北京时间4月27日人们就可以看到这次“超级月亮”精彩亮相。

  以北京地区为例,当天19点25分左右,月亮会从东偏南方升出地平线,到了当晚23点左右,月亮与地球距离大约为357300千米,此时我们会看到月亮已经运行到南方偏东的位置,且看上去又大又圆。只要当晚天气好,全国各地人们都可以观赏到这次天象。

  专家介绍,月亮是在一个椭圆轨道上绕地球运转,因此,它和地球之间的距离,时刻都在发生着变化,有时离地球近些,有时又远一些。月亮绕地球的运行周期大约是27.3天,也就是说每隔27天左右,月地距离就会从最近到最远再到最近变化一次。

  而从一次满月到下一次满月间隔的时间平均大约是29.5天,这比月球绕地球运行一周所需的时间长了2天多。因此,要赶上月亮在近地点附近,且又是满月并不容易,平均要13到14个月才会出现一次。

福州高端商务伴游预约

福州高端商务伴游预约_:红壤改良 一场抑制酸化的持久战

  红壤改良 一场抑制酸化的持久战

  耕地机驶过水田,开着野花的杂草被翻到泥泞下,红褐色的泥土在水中翻滚,水田里的水变得浑浊,又慢慢澄清……

  2021年4月2日,湖南祁阳,广袤的红土地上,人们正在准备春耕,这里是中国水稻主产地之一,从“湖广熟、天下足”的时代开始,这里的人们,世世代代在这片贫瘠的红土地上,与泥水为伴,种植水稻、玉米、大豆……

  红壤

  贫瘠的红土地

  清明前后,湖南许多地方相继开始备耕,山坡旱地里,人们正在平整土地,不久之后,将种上玉米、大豆、花生等,水田里的人们则正在翻地、整地、育秧,再过几天,就要开始插秧了。

  湖南是中国红壤面积最大的两个省份之一,另外一个是江西。在湖南,绝大部分地方的土地,都是含有铁、铝等金属的岩石历经数十万年的风化、氧化之后,形成的红色土壤。人们通常称它为红土地,它的学名,叫做红壤。

  红壤是中国土壤中面积最大的部分,约有218万平方公里,占全国土地总面积的21.8%。其中,红壤区的耕地面积,约占全国总耕地面积的28%。生活在红壤区的人口,约占全国人口的40%。

  从1000多年前的南方大开发开始,南方红土地日渐繁荣,这里的农业,也逐渐替代了河套地区、苏常地区,成为新的天下粮仓,“湖广熟,天下足”成为当时的共识。

  然而,红壤区并非富饶的土地,在湖南,红壤区域中低产耕地占比2/3以上,不合理施肥和耕作利用,更是加剧了红壤的退化。

  中国农科院农业资源与农业区划研究所副研究员蔡泽江告诉记者,红壤是一种脱硅富铝过程和生物富集相互作用形成的土壤,铁、铝等化学元素变成氧化物和氢氧化物相对累积起来,使土壤呈红色。红壤的主要特征有三个,酸、黏、瘦,酸是指它的pH值普遍较低,同时还很容易继续降低,黏是指它的形态,通常黏成一团,不够松散,不容易透气透水,瘦主要指它的肥力低下,有机质含量不高,这些都是不利于农作物生长的条件。“大约三分之二的红壤,都是中低产田。”蔡泽江说。

  改良

  六十年前开始

  湖南祁阳市官山坪村,这个普通南方小山村,周边被连绵的水田围绕,远处则是环绕四围的丘陵,远远看去,一片水乡景色。

  但它又和普通的山村不同,就在官山坪村的旁边,有一座建立了60多年的土壤实验站——中国农科院祁阳红壤实验站,它是中国第一个红壤实验站,建于1960年。

  祁阳站建在一座低矮的丘陵前,身后的丘陵,被划分成一个个扇形区域,大部分种上了作物,一片青翠,只有一小块还在整地,裸露出鲜红的土壤。

  红壤并不都是鲜红的,按照颜色分,有砖红壤、赤红壤、红壤、黄红壤、棕红壤等,按照成土母质类型,有第四纪红色黏土、红砂岩、花岗岩、玄武岩、石灰岩、千枚岩等发育而成的红壤。

  “祁阳这里,是典型的第四纪红色黏土发育的红壤,”蔡泽江抓起一把红土,黏成块状的红土上,可以看到很多不同颜色的斑点或条纹,“这些都表明土壤中的各种金属元素矿物类型和含量存在明显差异,从这些颜色可以看出,这块地里的土壤确实很贫瘠。”

  和北方的土地相比,南方具有更好的水、热优势,这原本是高产的重要基础,“按照水热的情况看,南方红土地上的产量,应该达到其他土地的两到三倍,但实际上,因为它的贫瘠,使得它的潜能远没有发挥出来”。

  数据显示,新中国成立之初,祁阳的水稻单产只有280斤。1960年,中国第一个红壤改良实验站在祁阳官山坪村建立,最初名为“低产田改良联合工作组”,第一任站长是刘更另院士。

  “大约在1964年,刘更另院士创造的水稻坐秋施磷、辅以绿肥的技术,就使得水稻单产从280斤增加到680斤,当时仅在湖南的推广面积就有400多万亩,增产稻谷1.8亿公斤”,祁阳红壤实验站副站长李冬初告诉记者。

  60多年来,祁阳站里的科技人员,已经换了很多次,红壤改良的技术,也从添加磷肥,到石灰中和、绿肥还田、综合治理等,更新了很多次。其中,最近的研究,是关于酸化治理的。

  酸化

  红壤的天生之敌

  红壤是强风化土壤,容易酸化,也就是土壤pH值降低,进而使土壤情况进一步恶化。

  “大部分农作物适宜生长的pH值,在5.5-6.0之间,如果低于5.0,农作物生长就会受到比较大的影响,低于4.5,就很难再种了,”蔡泽江解释,“现在很多地方,红壤的pH值都降到5.0以下了。”

  在祁阳站的旁边,有一块著名的试验田,名叫“红壤肥力和肥料效益监测长期定位试验”,这是一块长方形的旱地,被分割成一个个小块,每个小块中都种着冬小麦。李冬初告诉记者,这里的实验已经持续了31年,从1990年开始,一直没有间断过。

  时值四月,冬小麦已经到了抽穗的时节,记者注意到,不同小块中,小麦的长势差异很大,“这些不同的地块,我们采用不同的施肥处理,有些完全不施肥,让它自然变化,有些使用石灰缓解酸化情况,还有些使用氮磷钾、有机肥等。”蔡泽江介绍。

  记者注意到,有一小块长势最差的小麦,和长势最好的相比,植株只有一半左右的高度,而且茎叶发黄,麦穗也非常小,“这块地是单纯使用氮肥的,氮肥可以提供小麦生长的营养元素,但也很容易导致土壤酸化,这块地就是酸化最严重的,这里的小麦,在生物意义上还活着,但在经济意义上,已经算是绝收了”。

  酸化是红壤最大的敌人,蔡泽江告诉记者,在自然条件下,红壤的pH值下降1个单位,大约需要数十万至上百万年的时间,但人类开垦和高强度种植的活动,极大地加速了这一进程,“仅仅几十年,由于不合理的种植方式,使得全国范围内红壤的pH值,下降了0.3-0.5个单位,最严重的,甚至下降了1个点。”蔡泽江说。

  导致土壤酸化的主要原因,是不合理的使用化肥,尤其是氮肥,蔡泽江解释,“红壤中缺少氮、磷等元素,不利于农作物生长,施用氮肥可以快速增产,但同时,红壤的氮肥利用率并不高,过度施用氮肥,容易导致硝酸盐淋溶,氢离子累积在土壤中,导致土壤急剧酸化,最终使得农作物无法生长。”

  化肥

  爱恨交织之间

  不使用化肥,很难获得更高的产量,使用化肥,又要面临酸化加快的风险。

  “最初改良红壤酸化的问题,主要是用石灰进行中和,”蔡泽江告诉记者,“石灰效果很好,但也存在自身的问题,首先,起效时间短,每隔一两年就要撒一次,投入多,成本就高。其次,石灰只能解决酸的问题,不能解决瘦的问题,不能增加土壤中的营养元素。”

  化肥无疑是增加红壤所缺乏的营养元素最快的方式,但化肥会加剧酸化。科学家们必须找到新的改良途径。

  在祁阳站的一块试验田中,记者看到,田里种满了一种开着紫色小花的草,这种草叫做紫云英,是科研人员寻找到的优质绿肥,“紫云英是很好的绿肥,直接将种植的紫云英翻耕到地里,就是不错的有机肥,可以为土壤提供多种元素,”负责这些试验田的中国农科院高级农艺师高菊生告诉记者,“同时,紫云英还是豆科植物,其根系有固氮作用,能有效缓解土壤板结,延缓土壤的酸化,这样的实验我们已经做了几十年,目前探索出的最好方式是稻-稻-紫云英轮作。”

  上世纪80年代,祁阳站开始推广稻-稻-紫云英轮作的方式,配合石灰、适量化肥等方式,改变了当地水稻生产的方式,“最多的时候,仅在湖南的推广面积就达到3000万亩”,高菊生说。

  不过,水稻和紫云英轮作,必然会增加一定的劳动用工和种子成本,影响水稻种植的收益,因此,紫云英种植一度萎缩,“这几年又有了一定的恢复,目前采用这种轮作方式的稻田,在湖南大约有1000万亩”。高菊生说。

  难关

  全站只有9个科研人员

  土壤改良的实验,大多数需要长时间的研究和尝试,在祁阳站,记者见到了许多持续数十年的实验项目,最长的一个实验,已经连续做了40年。

  这些实验留给科学家们的,不仅是大量的实验数据,还有许多珍贵的材料。在祁阳站工作的助理研究员刘立生告诉记者,祁阳站储存着3万多份红壤样品,最早的已经40年了。

  在祁阳站的土壤储存库中,记者看到,成排的架子上,摆满了装在玻璃瓶中的土壤样品,刘立生介绍,最早的样品,是1982年收集的,目前只剩小半瓶,“我们的土壤样品,都是不同地方、不同实验中,定点采取的,因为土壤总是在变化,一旦过了时间点,就不可能再获得以前的样品了,所以这些样品非常珍贵,尤其是最早的这些,1克土比1克黄金还贵。”

  随着技术的进步,这些样品也变得更加珍贵,“很多以前检测不了的指标,现在有技术检测了,通过以前的土壤样品,我们可以获得更多的数据,去探索土壤更多的变化。”刘立生说。

  类似的工作,在这个小小的祁阳站里还有不少,但更多的研究,仍存在重重困难。

  在祁阳站附近的一处丘陵上,记者见到,丘陵上的树林中,有一些陈旧的实验仪器,刘立生告诉记者,那是以前的一位科研人员做的林地土壤实验项目,后来因为人手缺乏,实验没有继续下去。

  “祁阳站基地现在有13个人,其中只有9位从事科研工作,此外每年这里还有一些研究生在学习、实验”,李冬初告诉记者,这些年来,随着国家对耕地保护的重视,祁阳站的条件也改善了很多,但相对于红壤改良面临的科研工作,仍旧远远不够。

  “我们缺乏更多的人才,很多项目因为人手不足而进展缓慢,同时,已有的成果,也需要相关的人才,转化成便于推广和利用的产品、方案等。”蔡泽江说。

  未来

  让小农户用得起

  4月2日,祁东县田头村附近的一处水田中,农户们正在准备育秧,平整的水田中,挖出一行行排水的浅沟,红色的泥露出水面,成为育秧的垄,四五个农民分工合作,有人在垄上撒上稻谷,有人在后面搭起小小的塑料棚。农户告诉记者,他们不太会选择轮作,更愿意每季都种水稻,这样可以保证家庭的收入。

  在科研力量之外,观念和利益,也是影响红壤改良的重要因素。农户们更愿意选择当前利润最高的方式,尤其是南方丘陵地带,小农户仍占据主流的情况下,更是如此。同时,为了保障粮食生产,许多地方的农业部门,其实也并不热衷于改良土壤,很多地方,缺乏用地与养地的结合。

  “在试验田中,我们已经总结出许多有效的经验,”蔡泽江说,“比如紫云英和水稻轮作,比如石灰、有机肥、绿肥、化肥综合施用等,但目前这些方法推广起来比较难,很多方法投入比较高,而且要持续投入。但小农户的收益本就不高,不太愿意投入更多的财力物力。”

  对于红壤酸化的研究,也仍然存在瓶颈,“我们已经发现了土壤酸化的机制,但微观机制方面,仍缺乏更进一步的认识,”蔡泽江说,“比如氮肥的施用,硝化释放的氢离子与铝离子转化的点位和过程到目前为止还没有阐释清楚,还需要更多的研究,如果能够找到发生的点位,就可以让我们用最合适的改良剂施用量,来达到最好的效果,既减少了投入,也降低了酸化的风险。”

  此外,现有的改良投入,不论是有机肥,还是绿肥,都需要更高成本的投入,“我们未来的目标,还希望研发出更高效且廉价的产品,比如某种特定的试剂、特殊的肥料,可以用比较低的投入,一次性获得更长时间的效果,比如可以在5年内延缓酸化,石灰只能管两三年甚至更短的时间”。

  新京报记者 周怀宗

福州高端商务伴游预约

福州高端商务伴游预约_:中国数字经济发展成效显著 总规模稳居全球第二

  中新网福州4月26日电 (记者 谢艺观 李金磊)“各方共同努力下,我国数字经济总规模已稳居全球第二,年均增速达到15%,数据量约占全球的20%,电子商务的规模位居全球第一位,实物商品网上零售额占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比重达到近25%。”

  25日,在第四届数字中国建设峰会数字经济分论坛上,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副秘书长赵辰昕向人们揭示了我国数字经济方面取得的成就。

资料图:市民体验VR动感单车。 李南轩 摄

  据赵辰昕介绍,数字经济和实体经济的融合在不断深入,产业数字化转型成效亦非常明显,数字化转型使相关制造企业成本降低了17.6%,营收增加了22.6%。特别是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数字支撑新产品、新服务和新应用,为经济复苏和发展提供了新的动能,展示了广阔的增长空间和潜力。

  不过,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国际合作中心主任黄勇指出,当前我国数字经济发展仍面临重大挑战:首先是创新型的数字技术根基不牢,核心基础元器件、先进基础工艺、关键技术材料等数字经济的基础能力急需夯实;其次是数字产业化发展水平参差不齐,特别是低成本制造业和精细化服务业的数字应用难题仍有待破解;此外,数字治理体系不健全,数字标准建设、数据的隐私保护、数字产权交易等仍处于探索初期。

  “未来‘十四五’包括到2035年是一个从上网、上云到上链转移期,从网联、数联、物联到智联升级期,从‘互联网+’到‘智慧+’转型期,未来20年是数字经济高度发展智慧化不断提升的一个新的时间。”国家信息中心信息化和产业发展部主任单志广表示,“十四五”是一个非常好的起点,我们应该找准我们的切入点、不足、短板,来进一步提升在数字经济方面应有的能力和价值。(完)

福州高端商务伴游预约

福州高端商务伴游预约_:合肥刚需购房者需35岁以下?房住不炒也要有人文关怀

  合肥刚需购房者需35岁以下?房住不炒也要有人文关怀

  假如确有刚需住房需求,但因年龄超过35岁而不能成为刚需购房人,是否意味着相应政策仍待完善?

  近日,“合肥刚需购房者需35岁以下”的消息引发广泛关注。4月5日,合肥市住房保障和房产管理局发布《关于进一步促进我市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通知》,其中对于刚需购房人进行了如下规定:(一)登记购房人符合我市住房限购政策的;(二)登记购房人及其家庭成员在市区范围内无自有产权住房,且在意向登记之日前无住房转让记录的;(三)登记购房之日前3年内拥有市区连续缴纳2年以上个人所得税或社会保险证明的;(四)登记购房人登记购房之日时年龄在35周岁以下的。

  “难道35岁以上就不可以在合肥买房了?”不少网友发出了质疑。

  事实上,并非35岁以上不能买房,此项规定是为了对刚需购房者和普通购房者在买房摇号时进行区分。据相关工作人员表示,首先由刚需购房人进行选房资格摇号,再由普通购房人进行选房资格摇号,刚需购房人在本类别选房资格摇号未中的,可参与普通购房人选房资格摇号。

  对于为何将35周岁作为认定为刚需购房人的条件之一,4月25日晚,合肥市住房保障和房产管理局对房产新政摇号政策作出进一步说明,称出台该政策本意是考虑该群体参加工作时间不长、积蓄有限,能够参加首批刚需摇号,可按最低首付比例购房,减轻年轻人购房压力。此外,针对网民所提意见,该局正会同有关部门进行认真研究,必要时将对相关政策进一步完善。

  其实,该做法也有一定的依据和道理。在现实情况中,一般而言35岁以下的年轻人也确实对购房的需求最为强烈。由于参与工作时间不久,这一年龄阶段的人群往往没有太多的储蓄,经济实力较弱。与此同时,这一年龄段也是大多数人完成安居乐业以及结婚生子的主要阶段,再加上传统房产观念的影响,购房往往是这一人群的刚需。

  4月8日,住建部约谈包括合肥在内的5个城市政府负责人,要求充分认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重要性,牢牢把握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定位。在这样一个背景之下,合肥以“35周岁以下”为抓手进行房地产调控,具有一定的合理性。

  不过也要看到,年龄也不见得是进行购房资格区分的完美指标。在现实生活尤其是我国的大中型城市之中,由于房价较高、生活压力较大等多方面原因,也不乏工作多年、年龄较大仍旧没有自己房产的人群。假如确有刚需住房需求,但因年龄超过35岁而不能成为刚需购房人,是否意味着相应政策仍待完善?如果仅以文件规定来执行,或会有悖于政策出台的本意。

  如果政府部门以房住不炒为根本定位并出台相应措施,无论从短期还是长远来看,都有利于房地产市场的平稳发展和经济的稳健进步,而这也将直接有利于人民的生活。不过,在具体执行上,可能相应政策举措并非尽善尽美,因而也要持续地进行完善,在主动作为的同时坚持必要的人文关怀,进一步提升人民的幸福感和满意度。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特约评论员

  向远之

福州高端商务伴游预约 本文版权归去快排wWw.seogUrublog.com 所有,如有转发请注明来出,竞价开户托管,seo优化请联系qq❉6191.0465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